第34章 (五十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火凤凰 本章:第34章 (五十三)

    卸下防御走进雄关,关羽的冷漠让卞喜好像吃了苍蝇一般的愤怒,而关银屏的打招呼方式更是让他几近吐血,还有的,还有昔年参加过汜水关大战的陈留老兵

    “小凤凰,小郡主”“小凤凰,小郡主”“小凤凰,小郡主”……欢呼声竟然随着关银屏的挥舞而响了起来,有着数百人的响应

    卞喜带领着五百骑兵,跟随着缓缓走向镇国寺的关羽,双方间隔两百米,一路无话

    镇国寺前,一个白眉老僧出现在寺前,数十个僧人在其后列成了箭矢之阵

    卞喜快速来到了寺前,对着白眉老僧喝道,“你们快来拜见关侯爷,在夏侯将军来到之前,给我好好招呼关侯爷”,说着虎目示意了起来,一丝狰狞闪过了他的脸庞

    “是,大人”,一众僧人急忙恭声答应

    “镇国寺不迎外人,卞将军和关侯爷请回吧”,白眉老僧低着头,淡淡的说道

    “什么,本太守掌管汜水关上下,你竟敢不听调令,莫非你是想造反不成”,卞喜闻言顿时勃然大怒,大声喝道

    “镇国寺不迎外人,卞将军请回”,白眉老僧依旧的低着头,淡淡的说道

    “好胆,来人,给我锁起这个胆大妄为的老和尚”,卞喜大声喝道,手里长剑猛地出鞘,一众骑兵顿时围了上来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一众僧人急忙跪地求饶,哀声说道

    白眉老僧深深地叹了口气,抬头对着卞喜说道,“敢问卞将军,我等罪在何处”

    “哼,你逆我意就是违法,不尊主公指令就是叛逆,今天就算将你就地正法,也没有谁会说什么”,卞喜冷冷的看着白眉老僧,冷哼着说道

    关羽一家人静静地看着眼前的闹剧,并没有说话,关银屏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白眉老僧,这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存在,这卞喜只是让他招呼我们,但他竟敢抗令不从,这个有着解良口音的同乡老头,究竟在玩什么呢

    “镇国寺乃是高祖钦点的祭天之地,若无皇令,即使是曹丞相前来,我等也无法迎接,哪怕处于乱世,我等也只能舍身护卫高祖尊严”,白眉老僧对着身后的镇国寺拱了拱手,满脸淡漠的说道

    镇国寺是一个神秘的存在,据说是昔年刘邦定都之后时常来拜祭的祭天之地,但却在历史中记载不多,很多人将信将疑,但数百年来无论是战乱还是叛乱,都没人将战火波及此地,而据闻,这里每到晚上都会有诡异的各种传闻

    “好,好,好,老和尚你言下之意那是不服我主的管辖,好,我就成全你的忠义”,卞喜冷笑了声,随即说道,“来人,将他们都锁起来,送往许昌交给满宠大人定夺”

    满宠,曹操的死忠派,忤逆曹操之意的人,在满宠手里,据说那是生不如死的,卞喜的话一出,所有僧人都吓得跪趴下来,急忙磕头求饶

    “若是以同乡之谊前来增添香火,大师可否通融”,关羽忽然对着白眉老僧拱了拱手,说道

    “关侯爷何必将你们的世俗之斗,波及镇国寺呢,老朽实在不愿意看见你们血溅镇国寺”,白眉老僧叹了口气,直接说道

    白眉老僧此言一出,卞喜顿时勃然色变,不由的看向了关羽,这老和尚摆明了就是在说自己会在镇国寺设伏,该死的,这个老和尚还是和昔日一般的冥顽不灵

    “死到临头还敢胡说八道”,见关羽没什么反应,卞喜心里一松,手里长剑顿时直刺白眉老僧,大声喝道

    “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不懂么”,一道残影瞬间出现在了白眉老僧面前,关银屏随手打飞了卞喜,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以为关老头会笨到不知道你在镇国寺设伏么”

    卞喜惊愕的看着自己麻木的手臂,看着关银屏的眼神都带了些恐惧,这个小郡主比传闻中还要厉害啊,随手一击都能秒杀自己,虽然自己也是没做好准备,但卞喜自问,一但打起来,自己还真没有一丝把握可以打赢她

    “老头,你实力很差,但胆量不错哦,不过啊,你不让关老头进去可以,不让我进去那可不行”,关银屏一把提起白眉老僧,大步往镇国寺走去,笑道

    “小郡主请留步,镇国寺恕不接待女流之辈”,尽管一大把年纪被关银屏提着走,但白眉老僧还是继续阻拦着说道

    “迂腐,你是侍候佛祖的,难道不知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么”,关银屏将白眉老僧一把丢上了镇国寺的第二层,随即自己也跳了上去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这是什么,白眉老僧顿时惊愕的看着眼前满脸认真的盯着自己的关银屏

    关羽也抱着胡定金一跃而上镇国寺,来到了关银屏身边

    “按计划行事”,卞喜扫了一众僧人一眼,冷冷的说道

    “老头,你叫什么名字”,来到了镇国寺的第二层,坐在了塔边上的围栏上,关银屏好奇的问道

    镇国寺是一座六层古塔,由一种坚硬的古木雕刻而成一至五层都是有着各种佛像,而第六层,无人知晓,因为数百年来,都没有人上去过

    “老僧普净,守护镇国寺已经有二十多年了,关侯爷,小郡主,你们还是速速离去吧,夜里,这镇国寺是汜水关乃至司隶最危险的地方,卞喜就是想利用镇国寺来对付你们”,看了同样依偎在围栏上的关羽夫妻一眼,普净叹了口气,说道

    “你这样对我们预警,难道就不怕卞喜将你和你的弟子都灭了”,关银屏好奇的眨了眨美眸,说道

    “出家人本应侍候佛祖,四大皆空,只可惜老僧这么多年还没有参透”,普净叹了口气,随即双眼带了些气愤,说道,“至于他们,他们已经沦为他人爪牙,其心早已经还俗而去,他们的生死已经与我无关了”

    普净此言一出,即使迷糊如关银屏,都知道了事情的大概了,那些僧人虽然还是光头,但却是暗中被卞喜收买了,对普净而言,已经失去了僧人的身份,他自然不会去在意他们的生死,但她很好奇,这里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让这个倔强的老头如此悍不畏死呢

    “大师离乡多久了”,关羽并没有在意普净的神情,而是缓缓地说道

    “二十多年了,只可惜,乱世的到来让天下并没有一片宁静之地,哪怕是号称高祖亲临之地的镇国寺”,普净闻言,顿时叹了口气,说道

    “世上无魔便无佛,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这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宁静之地,大师还参不透么”,关羽沉默了下,淡淡的说道

    世上无魔便无佛,世上无魔便无佛,普净喃喃自语了起来

    “关侯爷知道镇国寺的秘密么”,普净忽然变了个人似的,问道

    “未曾听闻”,关羽摇了摇头,别过了脸,说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所有的人都以为我知道,我只知道,每天夜晚,这里都会孤寂的让人心颤,所有修炼者都会失去身上的力量,而且,这里每当月圆之夜,都会有白蛇来袭,相传,高祖斩白蛇起义,这白蛇是白龙所化,无法被斩杀,只能被封印在此,卞喜和曹操都觉得我知道这里面的秘密,都在千方百计的逼我说,但其实,我并不知道这其中的秘密”,普净带了点苦恼的说道

    “大师,你已经招惹他人杀心,让银屏送你出汜水关吧”,关羽对着关银屏点了点头,随即对着普净说道

    “关侯爷言重了,老僧决意和镇国寺共存亡,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普净摇了摇头,满脸坚决的说道

    “世上无魔便无佛,嘻嘻,老头,今天我算是学到点东西了,你挺有趣的,挂在这里太浪费了,我送你出去,下次有空再找你玩,记住哦,我也教你一个道理,拳头大才有说话权哦”,关银屏在普净面前晃了晃那光滑稚嫩的粉拳,随即,再度将普净一把提了起来,直接向着塔下跳了下去

    关银屏带着普净要离开汜水关的消息很快被卞喜知道了,数千汜水关守军很快将关银屏围困了起来,卞喜冷着脸飞奔而来

    该死的,这个死老头一定是将秘密告诉给了关羽,关羽才让自己的宝贝女儿送他离开,哼,你以为这样就能安然离开么,卞喜暗暗冷哼道

    “小郡主,普净乃是陛下亲封的镇国寺主持,私自离开乃至大罪,还请你不要阻拦我将他抓拿归案”,卞喜冷冷的扫了普净一眼,对着关银屏大声喊道

    “小郡主,老朽实在是不愿意离开镇国寺”,卞喜话还没说完,普净随即卖队友的叹息道

    卞喜脸上一喜,顿时给了普净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随即看向了关银屏,实在地说,他并不愿意对上蛮不讲理的中原小郡主关银屏,因为这是个只会用粉拳讲道理的人

    “陛下是我小弟,你就说人是我带走的,他不会怪你的,你可不要阻拦我,不然,嘻嘻,我从那里功成回来之后,可是没怎么杀过人了哦,汜水关呢,当年我在这里也是玩得挺开心的”,关银屏给了卞喜一个危险的眼神,笑眯眯的说道

    卞喜脸色顿时了下来,一众士兵也面面相觑了起来,十几年前的关银屏已经敢在雄关的防御之下车轮战西凉猛将,并剑锋直指吕布,十几年之后实力定是更加强横,而且,这个功成是什么意思,她消失的时光又学会了什么,是和传说中说的一样,成为了绝世高手了么

    “冥顽不灵,来人,将普净给我拿下”,卞喜沉默了下,还是大声喝道

    一众士兵也纷纷挥舞着长枪大刀,围了上来,但却一致的只围堵普净

    你才冥顽不灵,本姑娘可是要看戏了哦,关银屏嘴角微扬,随即小手一挥,直接冲向了卞喜

    一头巨大的白虎出现在了普净的脚下,随即驮其他对着身边的士兵发起了进攻,而关银屏此时也被一头巨狼托起,生锈铁枪爆发出了清脆的凤鸣

    妖兽,一众士兵暗暗心惊,但还是发挥着精锐士兵的战力,勇敢的进攻

    老大你就不会给我消停点,白虎发出了一声怒吼,直接眩晕了周围的士兵,一道白光很快就裹住了它,白虎自从跟随关银屏之后,天天被当成枕头不说,到那个诡异的地方之后更是被吓得要死,神龙,恶蛟,麒麟对它眯着眼不说,连紫豹和银狼都一副你快惹我,然后做我晚餐的样子,现在一出来,就是一大片敢对它挥刀的人类

    看着不断爆发鸟鸣,直接将沿途士兵一一击飞,飞速突进的关银屏,卞喜神情极为冰冷,他一直在看着关银屏那双美丽的丹凤眼,还有那丹凤眼散发的兴奋和戏谑的眼神,这有点让他颤抖,据情报显示,关银屏是天下最不能惹的人之一,不但是童渊,关羽,赵云的继承者,还是神女蔡琰的闺中密友,而且自身战力本来就是众说纷纭,暗月凤女纵横中原河北淮南江东无人可挡,即使是在淮南祈祷师家族的设伏下,如今也能安然归来,想必实力也一定大进了,这样的人他实在是不愿与之为敌,一旦误伤了她,主公想必也不会为自己出头

    即使在数千人的围困当中,关银屏还是轻易地突进到了卞喜的十米开外,她挥舞了下生锈铁枪,笑眯眯的说道,“你可想好了,你打得过我么”

    “职责所在,恕难从命”,沉默了下,卞喜还是挥出一个暗器,大声说道,或许自己打不过关银屏,但普净这个晋升的大宝藏可绝对不能让他离开,为今之计,只有这种方法了

    “你会后悔的”,关银屏笑眯眯的随手打向暗器,嘴角微扬的说道,如果是平时,她不会废话这么多而动手这么轻,刚才的士兵她也只是击飞他们而没有下死手,因为这不是一些普通的战士,这里面还有一些昔日的熟悉面孔,但这个卞喜她就没有那种感觉了,看戏了看戏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异世之三国赵云传》,方便以后阅读异世之三国赵云传第34章 (五十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异世之三国赵云传第34章 (五十三)并对异世之三国赵云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