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找來了

類別︰穿越架空 作者︰小二園 本章︰48 找來了

    這里是部隊的醫院,是誰把她弄到這里來的?是李東華?不可能,就算是李東華本領大,也不可能這麼迅速的知道她病了,更不可能這麼快就安排人讓她入院治療,而自己又沒有提前預見到此時的情況,玳瑁心里已經有數了,對章氏說道,

    “是秦家兄弟是嗎?”

    章氏只能點頭,護士過來給玳瑁量體溫,又看了看點滴瓶子,見玳瑁醒了,一扭頭就走了,很是不客氣。能讓女人有如此敵意的,不用想也知道和男人有關。而且還是俊美的男子,不用說,這肯定是秦家的雙胞胎兄弟了。玳瑁覺得欠別人的人情,實在不是什麼好事。但是自己已經訂婚了,在這個年代,這樣的訂婚已經算是很正式了,一旦退婚,那影響不比離婚的影響少。

    玳瑁覺得現在的情況,就不好對自己的未婚夫交代了,那家伙,看著就不是什麼善茬,不管說還是不說,對自己都不利,玳瑁想了想,覺得這件事情,還是讓章明出面好了,就當是讓章明欠了他一個人情,不管怎麼說,也是在章明的手底下當了那麼久的知青,也算是受了章明的照顧。

    很快的,章薇就過來了,玳瑁看著她拎著的飯盒,就知道自己在哪里了,章薇帶了米粥和煮雞蛋過來,還有他們食堂的包子。玳瑁吃了一點粥,一個雞蛋,又和章薇聊了一會兒天,也就開始犯困了,玳瑁此時也沒有從空間戒指里拿要出來,因為擔心出什麼藥物反應。之後玳瑁囑咐了,明天趕緊出院,這才安心的睡過去。

    玳瑁的話,沒有敢不听,章氏不會質疑玳瑁的任何決定,章明則是不敢,他們家不差錢,也不缺糧票,那玳瑁不留下繼續治療的原因肯定是有自己的想法。對于一個什麼都能知道的‘半仙’,章明可不敢含糊。秦錚親自過來,秦赫也來了,兄弟兩個長的一樣,章氏還嘀咕怎麼說完一次,還來說?這兄弟兩個都是拒絕讓玳瑁出院的,更不同意玳瑁明天就回家。可惜,章明可頂不過玳瑁的壓力,玳瑁不是沖動的人,更不是膽怯的人,她說要回去,那肯定就是沒事,也是必須回去。

    第二天,玳瑁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坐在吉普車上了,睜開眼楮看了一些周遭的情況,偷著扔出一個幸運符咒在車上,保證在這冰天雪地的路上,不會出現什麼意外的事故,這才如此。

    一路上,秦家的兩個兄弟都在,可惜沒有和玳瑁說上任何的話,等回到章家,章氏留下來照顧玳瑁,秦家兄弟被拉到章明家招待,竟然還是沒有和玳瑁說上話,不過這兄弟兩個心里都清楚,這是玳瑁的意思。章家的酒宴,已經在這個時代是很難得了,但是兄弟兩個根本無心吃喝,反而總是把話題往玳瑁身上引,尤其是秦赫,過去因為自己只是一個知青,高攀不上村里的高嶺之花,但是如今不同了,他已經不是那個小知青了,可還是無緣!

    秦赫心動,卻不沖動,但是秦錚就不同了,狂霸的很,直接沖到了玳瑁家里,章氏可不想天黑了留個小伙子在家,將人給請出去了,至于秦錚說什麼看望的話,章氏也堵的很快,玳瑁已經好多了。

    半夜,玳瑁撲稜的一下子就起來了,衣服都來不及穿,就沖出了屋子,以前不醒,雖然和生病有關系,但是,也是因為沒有什麼危險,否則的話,玳瑁只要沒有死,那必然馬上清醒過來,就如同現在一般,她設置的法陣被人破壞,事關生死,她怎麼可能不醒呢!

    法陣和玳瑁的身體是息息相關的,一旦身體有損,法力減弱,這法陣自然也就威力大減。村子原本的法陣是依靠村里建築加上符咒建成的。但是後來加上的一道,卻是阻擋野仙妖靈和鬼怪的。這一道是針對性最強的,也是玳瑁在法力被封了大部分之後,最擔心的。

    一身白色的褐色呢子披風是隨意披上的。人影出現在院子里,然後就是刷的一下子消失了,出現在了村口,一身白衣,長發披散,若不是衣服的顏色不對,別人還以為這是個女鬼呢!

    “出來吧!”

    刷刷!兩道身影出現在了玳瑁的面前,這兩個也是鬼怪,而且是在城里鬧的很凶,很有‘名氣’的鬼怪,他們此刻出現,明顯是趁機作亂的。上次玳瑁打傷的人當中,可沒有這兩個。

    “道友好法力,被封了半身修為,竟然還能夠如此出現,實在是讓人驚嘆。”

    “道友?就你們兩只,也配說是修道嗎?”玳瑁說話夠毒的,直接諷刺對方身份太低,如此不將此時的鬼怪當回事,不知道玳瑁太蠢,還是真的有恃無恐,鬼怪如此想著,但是他們也清楚,最可能的是後一種情況。

    “哼!我們也不是小人物,能破了你的結界,你應該清楚,現在你不是我們的對手了。”

    玳瑁向來都是信奉能動手就絕對不廢話的人,直接掏出了七彩霞冠戴上做防護,又掏出了龍骨鞭,刷的一下展開,想對方抽去,二人雖然現在是肉身,但是此時卻分外伶俐,完全控制了兩個普通人,因為有凡人的肉身擋著,一時間倒是在玳瑁手下,不落下風。

    斗法向來都是殘酷的,生死一瞬間的事情,哪里顧得上是不是掩蓋了蹤跡。冬日的晚上天空炸雷,這在東北可是非常少見的,這要是在夏天也就罷了,可是在冬天,這實在是異常,而天空中也沒有雨雪冰雹下來,再看那電閃雷鳴的落點,秦錚和秦赫都被吸引過來,章明也覺得不尋常,比秦家的兄弟兩個更容易猜到是怎麼回事,上次玳瑁被圍攻,受傷的事情,玳瑁沒有瞞著章明,讓他多加小心,如今又有異常,章明也非常擔心玳瑁的安危,也就跟著秦家的兄弟兩個奔著村口去了。

    映入幾個人眼簾的是玳瑁手舞長鞭,和兩個人對打的畫面,三個人飛躍跳轉,都不似普通人,更像是武林高手,而且,還不只是如此,金光閃現,憑空出現的字符和光束,實在是駭人,這可絕對不是一般的情況。

    “怎麼回事?”秦錚驚駭的看著章明,在這樣的電閃雷鳴的情況下,幾個人都可以看到對方的表情。雖然聲音很大,但章明還是听見了。

    “打架!打架唄!”

    “我知道,也看到是打架,但這……”

    “……”章明當然知道這不是一般的打架,但是,讓他怎麼說,怪力亂神啊!要被批斗的。

    秦赫則更是擔憂玳瑁的情況,他過去在村子里多少听聞過一些關于這個章家的姑娘不一般的說法,對于村里人很害怕的‘大仙’的傳說,那也是知道的,看眼下的情形,他不信也不行了,可是……怎麼覺得,心里悶悶的,似乎,自己和玳瑁的可能又少了一分。

    玳瑁自然也听到了他們的話,兩個鬼怪已經傷痕累累,拿不下玳瑁,但也知道,玳瑁此時也拿他們沒有辦法,看到突然出現的人,就忍不住挑出戰場,指著玳瑁身後的人說道,

    “道友好法力,被困了半身修為,還能有如此的能力,實在讓我等汗顏,只是不知道,若是身後的這三個人也被打死了,你可有辦法脫身?可別忘記了,王家的事情還沒弄清楚呢!你們說是王家的小子所為,可是個人都能看出來,那絕對不是一般的情況,一個人,一個普通人是做不到的。若是發生了誰都沒有辦法解釋的事情,你說上頭會怎麼做?依照以往的慣例的話,怕是要將這個村子給封了,然後燒死這里的所有人。”

    玳瑁呵呵的笑了,說道,“會嗎?現在有人管這些嗎?都忙著呢吧!你若要殺,也隨便你們,我在這人世間修行,本來也就是無可無不可,怎麼會受凡人的感情羈絆?你們可以試試!”

    談笑間,竟然是不把任何人命放在眼里,秦家兄弟覺得心里拔涼拔涼的,而章明可是嚇壞了,只有他明白,玳瑁這話絕對不是假話。她不是一般人,怕是此時站在這里的是章氏,玳瑁也不會有任何改變,因為一個人死了,還有靈魂在,她有的是辦法。可是他不想死啊!

    玳瑁這話也是不假,但章明想錯了,玳瑁是絕對不希望章氏死的,因為章氏若是死了,為了她好,玳瑁自然不願意她為了自己逗留人間,不能投一個好胎。可是玳瑁絕對是舍不得章氏的。因此若是章氏在這里,玳瑁絕對不會如此。

    兩個鬼怪此時也試探性的往章明他們那里看,似乎隨時都要動手,玳瑁可是紋絲不動,就等他們奔向章明他們,她這里的符咒就要出手了。那時候兩個鬼怪魂飛魄散,才是玳瑁想看到的。

    兩個鬼怪看出來三個人是殺不了,但是,被這三個人看到凡人的樣貌,日後若是相見,怕有麻煩。所以轉身就要跑,可是玳瑁哪里會這麼容易放過他們,兩張驅邪破煞符咒打過去,兩個人跑的再快,也沒有符咒快,都被打得吐血,險些離魂出體,他們不敢再耽擱,用盡最後的法力迅速消失了。

    玳瑁此時收起了頭冠和龍骨鞭,回身看著瞪大眼楮看著她的人,說道,

    “有事?”

    秦家兄弟都傻了,這個情況絕對不是意料中的,而章明反應迅速,明白玳瑁是為他們幾個是不是有事,急忙說道,

    “沒事,沒事,我們都沒事,這個天也玩了,我這就帶他們離開。”

    “嗯!”是不是該給他們用個法術,讓他們忘記這一切,可是這樣,很耗費法力的,她現在剛打完一架,很累的,猶豫間,章明拉著愣住的秦家兄弟兩個消失了,今天晚上的信息量太大了,他們兩個人都覺得需要緩緩!

    玳瑁也累了,跟著三個人的腳步,往家里走去,回到家里,從空間戒指中掏出了一粒丹藥,恢復身體比較重要,用的是買來的仙丹,這樣可以恢復身體和法力,玳瑁本來是很反對嗑藥的,但是此時不同往日,怕有意外發生。

    秦家兄弟兩個當然沒有睡好,更沒有反應過來,章明反倒是反應的最快的,趁著兄弟兩個都‘呆傻’著,趕緊讓司機帶著他們離開了。

    玳瑁恢復了身體,也覺察出此時情況特殊,不容懈怠,于是跟章氏說自己要閉關,之後就閉門不出,一直到一個月之後,玳瑁被章氏叫出來,跟她說,村里的電話有人找她。玳瑁心里不爽,這秦家兄弟真是煩人。

    走到大隊部,拿過電話,剛‘喂!’了一聲,就傳來了陌生又熟悉的聲音,

    “玳瑁,听說你病了?”

    玳瑁一愣,自己的未婚夫,他竟然打電話來了,還知道她生病了!這是哪里來的消息?于是說道,

    “是生病了,可是你怎麼知道的?”

    “病的嚴重嗎?現在情況如何了?”李東華答非所問,很是強勢,

    玳瑁心虛,知道此時的男人都很保守的,又想到了退婚對自己的影響,對章氏的影響,就有點心虛,于是答道,

    “現在已經都好了,沒事了。只是平常不怎麼生病,嬤嬤嚇到了,有點反應過度。”

    這是我姥姥干的事情,跟我沒干系,我是清白的。玳瑁就是這個意思,對方顯然很聰明,語氣一緩,說道,

    “這樣我就放心了,以後遇到什麼事情,就找這兩個人,你去找紙筆,將兩個人的姓名地址記住,以後有事情,就不怕了。”

    “哦,好的。”玳瑁也听出來了,這家伙不僅知道玳瑁生病了,還知道幫忙的人是誰,這意思很明顯,就是不希望日後有什麼事情,再去找別人,只能听話的找章明要紙筆,記了兩個人的名字和地址,然後迷迷糊糊的听他嘮叨吩咐了一些事情,才算是將這件事情揭過了。玳瑁心里想著,幸好自己生病的時候堅決和秦家兄弟劃清界限,否則的話,今天怕不會這麼輕松了。


如果您喜歡,請把《八零符娘小軍嫂》,方便以後閱讀八零符娘小軍嫂48 找來了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八零符娘小軍嫂48 找來了並對八零符娘小軍嫂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