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五零章 登峰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沙漠 本章︰第一一五零章 登峰

    “苗家大巫就在山峰上。”齊寧仰望著月色之中的山峰,“向叔叔可知道苗家大巫身邊有哪些人?”

    向百影背負雙手,月光之下雲淡風輕,面對著這座孤峰,他的神情看起來極少見的顯出一絲莊重之色︰“歷代苗家大巫都是品德高尚之人,也一直都在為苗家人造福。苗家大巫身邊到底有多少人,我確實不知,也許這天底下除了苗家大巫,並無人知道,不過日月雙神司卻是略有所聞。”

    “向叔叔原來知道。”

    “日月雙神司都是苗家高手。”向百影道︰“他們一生的職責只有一個,便是守衛苗家大巫的安危。”微一沉吟,才道︰“據傳他們的武功路數與江湖上各門各派完全不同,是地地道道的苗家功夫,武功別具一格,誰也摸不清底細。”

    “苗家人自己的武功?”

    向百影瞥了齊寧一眼,淡淡道︰“武功一道,可並非只有漢人獨有,只是沒有幾個人見識過苗家功夫而已。我听聞每一代日月雙神司在年輕的時候開始,就挑選出下一任接班人,無論是悟性天賦還是人品,都是苗家人中的佼佼者,等到他們隱退之後,新一代的神司便會接替前輩繼續守衛大巫的職責。”

    齊寧微微頷首,向百影又道︰“他們的武功高低,至今無人知道深淺,傳聞他們從不輕易出手,可是一旦真的要逼得他們出手,就不會有活口留下來,所以至今還沒有听說哪個人知道日月雙神司武功的路數。”嘆了口氣,道︰“也許他們的武功深不可測,不是我輩能夠企及。”

    齊峰在旁听見,忍不住道︰“也許.....也許他們閉門造車,自以為武功很高,但.....其實很稀松平常。”

    齊寧瞥了他一眼,向百影哈哈一笑,微點頭道︰“倒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只是他們武功高地到底如何,我也不想知道。”抬手拍了拍齊寧肩頭,含笑道︰“你們在此等候,我獨自上山,希望能有一個好結果。”

    齊寧想了一下,才道︰“一切小心。”

    向百影也不多言,徑自上山,齊寧則是吩咐齊峰等人一起在山下等候,這里是禁地,即使是苗家人也不敢輕易靠近過來,齊寧倒不擔心有人會在這里發現自己一行人。

    不過為了安全起見,還是找了一處雜草茂密之處,幾人在草堆後面的山石坐下等候。

    齊峰等人雖然同行而來,也知道向百影要見苗家大巫,但為何會偷偷摸摸前來,卻是弄不明白。

    按理來說,齊寧已經貴為帝國的公爵,就算苗家大巫身份特殊,不可召過去相見,但公爵親自來見,大苗王這邊也該安排的妥妥帖帖。

    但齊寧不說,齊峰自然也不敢多問。

    該知道的事情齊寧自然會讓他知道,不該知道的事情,問多了反倒是自討苦吃,齊峰深明這個道理。

    齊寧其實很想知道向百影會如何與苗家大巫去談,語言是一門藝術,到了向百影和苗家大巫這樣的地位,談話自然會更有技巧,不過沿途向百影卻從未提及會如何去與苗家大巫交涉。

    有時候不讓齊寧知道太多,自然不是不信任齊寧,反倒是對齊寧的一種保護。

    夜色幽幽,山中除了風聲和偶爾傳來的草蟲鳴叫之聲,靜得讓人心悸。

    從山腳登上日月峰,道路崎嶇,總是要花費一番時間,而且向百影要見到苗家大巫,勢必也會有一番波瀾,齊寧知道一時半刻向百影根本不可能下得來,能在天亮之前趕回來,已經算是不錯。

    他靠在石頭上,心里卻是尋思著向百影與苗家大巫交涉後該如何處理。

    如果真的確定苗家大巫就是地藏,接下來該如何處置?

    地藏牽涉到京城疫毒案,荼害了無數無辜百姓,在西川更是幾次讓黑岩洞陷入絕境,此外甚至指派陸商鶴和白虎爭奪丐幫控制權,而且東海江家籌劃謀反的背後,似乎也存在著地藏的身影,如此眾多的案子在身,若說因為地藏是苗家大巫的身份就此從輕發落,那實在是說不過去,而且不對苗家大巫從重懲處,那這位大巫也依然是帝國的一大隱患。

    可是如果真的要從重懲處,苗家七十二洞那邊又該如何應付?

    齊寧心中有些愁悶,地藏偏偏是苗家大巫,這讓事情變的實在太過棘手。

    “國公,我過去方便一下。”齊峰忽然湊近過來,向齊寧輕聲道︰“憋了好一陣子,實在有些憋不住了。”

    齊寧道︰“別走太遠,在這里還是要小心一些。”

    “是,我就在附近。”齊峰苦著臉道︰“還是吃不慣這邊的東西,把肚子搞壞了。”捂著肚子便要找個地方解決一下,齊寧卻一把拉住齊峰的手臂,壓低聲音︰“等等!”

    齊峰一怔,卻見齊寧側耳傾听什麼,不由警覺起來,四下里風聲習習,並無什麼太大的動靜。

    “山上有人下來。”齊寧眯著眼楮。

    幾人立刻抬頭向那條崎嶇山路仰望過去。

    他們知道小國公雖然年輕,但武功高強,雖然並未看到山路上有人影下來,但也知道小國公不會無的放矢,幾人的手都是按在刀柄上,全神戒備。

    “左邊方向也有人靠近。”齊寧閉著眼楮,神色變得嚴峻起來,聲音更低︰“還有右邊,這兩面都有人往這邊靠近。”

    齊峰幾人都是臉色微變。

    他們是花費心思來到日月峰,為了避開耳目可說是極其小心,而且也都知道這日月峰是苗家大巫所在之地,周邊數里地之內,那都屬于禁區,便是苗家人也不敢輕易靠近過來。

    這時候兩邊突然有人靠近,當然十分反常。

    “國公,是否被苗人發現了我們的蹤跡?”齊峰低聲道。

    如果當真是被苗人發現,雖然不能說是陷入絕境,但事情卻也變得異常麻煩。

    國家有國家的法度,苗人也有苗人的規矩,若是被苗人發現不經允許擅闖苗家大巫所在的禁地,在苗人眼中,這當然是一種極度無禮甚至是充滿敵意的行為,如果闖入禁區的是普通人倒也罷了,但偏偏是帝國的國公爺,如此一來,倒像是帝國在破壞苗家規矩,更讓苗家人對朝廷心存不滿。

    齊寧神色倒還十分鎮定,平日里齊寧會考慮很多,但面對緊要關頭的時候,他往往就會迅速讓自己冷靜下來。

    他內力深厚,感知力驚人,這時候已經听出兩邊來人不少,而且行動迅速,無論是否是苗家人,自己前來日月峰的行蹤顯然已經是被人所掌握,這時候已經不必糾結是否被發現,而是要想辦法如何應付當前的局面。

    “莫要輕舉妄動。”齊寧沉聲道︰“一切听我的吩咐。”

    如果真的是被苗家人發現,招來苗家人保護日月峰上的苗家大巫,齊寧心知沒有必要與對方發生太大的沖突,自己畢竟與大苗王丹都骨有些交情,如果真的被苗家人誤會,自己總是能夠解釋清楚。

    兩邊傳來的聲音很快就停了下來,並沒有繼續向這邊逼近過來,齊寧亦不知對方到底是何心思,便在此時,卻見齊峰向自己使了個眼色,齊寧順著齊峰目光向山路上望過去,卻見到崎嶇山道上面忽然出現了幾道影子來,月光之下,顯得頗為神秘。

    對方居高臨下正看著自己這邊,齊寧示意齊峰等人冷靜下來,順著山道上了去,齊峰等人左右兩邊跟著,距離那幾道身影還有些距離,齊寧卻是看得清楚,那幾人都是身著苗服,面上帶著面具,齊寧目光銳利,借著月光凝視當先那人的面具,見到額頭處有一月形圖案,立時便知道對方正是苗家大巫手下的月神司。

    當初丹都骨兄弟相搏,眾人為了分辨誰是誰非,來到日月峰請求苗家大巫斷定黑白,那一次齊寧也隨眾人來到日月峰,亦見過這月神司。

    他對這月神司的面具倒是記憶猶新,不過當日這月神司言語不多,印象倒也不算太深。

    齊寧是帝國的公爵,這月神司只是苗家大巫身邊的護衛,不過入鄉隨俗,齊寧也並非是一個太拘泥于身份之人,向月神司微一拱手,含笑道︰“不知神司可還記得我?”

    月神司也是向齊寧行了一個苗家禮儀,開口道︰“大巫有請錦衣候!”

    齊寧一怔,暗想看來向百影已經見到了苗家大巫,苗家大巫也知道自己來到日月峰,不過向百影這上山的速度倒是極快,苗家大巫這麼快就派人來請自己上山。

    對方既然有請,齊寧自然不好推辭,微點頭,道︰“還請帶路!”往上行去,齊峰等幾人也跟上,那月神司輕聲道︰“其他人留在山下等候,不得上山。”

    齊峰皺起眉頭,道︰“我們是國公爺的護衛,自然要跟在身邊。”

    “這是日月峰的規矩。”月神司聲音平靜︰“無論是誰到了這里,都要遵守這里的規矩,大巫只請錦衣候上山,其他人就在山下等候。”微抬手,道︰“錦衣候請!”


如果您喜歡,請把《錦衣春秋》,方便以後閱讀錦衣春秋第一一五零章 登峰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錦衣春秋第一一五零章 登峰並對錦衣春秋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