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军法何足持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地黄丸 本章:第二章 军法何足持

    “你读过书”

    “读过”

    “出身何处”

    “会稽句章。”

    叶珉问一答一,绝不多说一字,颇有惜语如金的架势。句章在白贼之乱里被毁于洪水,百里无人烟,民户十不存一,徐佑望向何濡,他胸有天下,大至军国韬略,下至一郡一姓,皆藏于腹中,可以说无有不知。

    何濡道“句章有叶氏,前魏时曾位列中等士族,后来家道败落,早已是一介寒门,声名不彰。”

    寒门并不等于饥寒交迫的贫苦农家,只是不入士族、门第较低的庶族而已,叶珉能读书识字,说明还有前人的家风流传,看他举止气度,和这营舍内其他人截然不同,。

    “你叫什么,又是什么出身”徐佑问身后站着的那个高大的兵卒。

    他咧咧嘴,冲着叶珉不屑的道“我叫董大海,也是会稽的流民,曾在街巷里为邻里解决纠纷为生,不识字,可有的是力气,真到了沙场,比那些只知道哭哭啼啼的娘们要厉害多了。”

    为邻里解决纠纷他么的还不是惹是生非的游侠儿

    徐佑笑道“是吗我不信”

    董大海急了,道“军帅若不信,我和来叶珉过过手,三息之内不打趴他,我从此给他叫耶耶”

    “三军如一体,个人勇力不足道,你再能打,战场之上打得过十人还是百人这样吧,虽然营中严禁私斗,可免得你不服气,我破例给你们一个机会。此舍内共二十人,你们各挑九人,也就是分为两队,一队十人,甲队以董大海为队主,乙队以叶珉为队主,给你们三天时间各自操练,七天后允许你们两队交锋,败的人不许再生事端,而胜的队伍,所有人皆升一级”

    董大海兴奋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道“军帅可当真么”

    徐佑看着叶珉,叶珉犹豫了片刻,道“可以,只是我不需要九人,只要五人即可”

    徐佑沉声道“军中无戏言”

    叶珉点点头,道“军中无戏言”

    “好”徐佑抚掌大笑,道“有志气王士弼,七日后由你为监察,负责两队的比武事宜,不许任何场外的因素干扰,明白了吗”

    王士弼绿豆样的目光从叶珉脸上扫过,皮笑肉不笑的答道“诺”

    出了这间营舍,还没走开几步,两个人从对面的营舍里破门而出,尽是赤膊,披头散发,辱骂着打作一团。

    徐佑停住脚步,站在路边静作壁上观。彣瞧了瞧他的脸色,心里叹了口气,明智的没有出面制止,而等齐啸看清打架的人之一时,他的眼眸里迸射的怒火几乎要把那两卒子烧成灰烬。

    “我在盘蛇山什么狠人没见过亲手割下的人头比你的头发还多,敢在我面前装大尾巴狼,吃饱了撑的,还是活的不耐烦了”

    说着拳头直冲着面门招呼,对方躲闪不及,正中一拳,鼻子飒得飙血。这挨打的人年纪轻轻,可头发稀疏,最恨别人拿这事嘲讽,咬着牙眼神里透股狠劲,抬脚横踹,道“江州打家劫舍的山贼,竟然摇身成了扬州的屯兵陈恒,你觉得当山贼祖上光彩是不是呸,我庄千山乃清白人,羞于尔等为伍”

    “清白”

    陈恒被踹翻于地,疼的额头都有了汗滴,抽着冷气大笑,道“前夜子时和周安吉家的女人在营外的树林里偷偷摸摸的是不是你”

    “你血口喷人”庄千山急红了眼,抄起破碎的门板往陈恒的头上砸去,这一下要是砸结实了,非死即残。

    “够了”徐佑淡淡的道。

    左彣挥挥手,四名近卫扑过去把两人反手擒住,陈恒正待挣扎,抬头看见了齐啸,神色瞬间呆滞,低着头不敢作声。

    “左校尉,营中私斗,该当何罪”

    “当斩”

    “齐啸,你说呢”

    齐啸躬身道“校尉所言即是军法,奸舌利齿,妄言是非,喧闹不禁,私自刁斗,四罪犯其一,当斩今庄千山、陈恒四罪皆犯,杀无赦”

    陈恒太了解自家这位山主,平时不算严苛,但说出来的话从来都是作数的,浑身发软,扑通跪下,磕头道“山主,山主,我被这狗才庄千山整日里嘲讽是无恶不作的山贼,实在气不过才有今日的莽撞,绝非有意触犯军法山主,我跟你了这么多年,你是了解我的,死都不怕,可我绝不能这样去死”

    庄千山也彻底吓昏了头,瘫坐地上一动不动。他只是有些呆气,自认为是良家子,看不得山贼竟能变成朝廷的官军,又仗着孔武有力,并不把陈恒放在眼里,所以肆意挑衅,多次口舌不饶人,平时也没少推推搡搡,今日双方憋不住火气大打出手,却好死不死撞到了这么多上司的手里。

    斩

    好像是听队主宣读军法时里面有一个连一个的斩字,可那么多斩,谁晓得连打个架都得砍头

    齐啸阴沉着脸,若是在盘蛇山里,斗殴不算大事,骄兵悍卒,没点火气血性还得了可在翠羽营里,又当着徐佑的面,哪怕是为了杀人立威,陈恒今日也活不了了。

    “男儿死则死矣,怕个逑”齐啸冷冷道“你先走一步,日后黄泉再见,兄长给你磕头赔罪来人”

    徐佑突然问王士弼,道“营中军法,斩刑总计几许”

    “依前魏旧例和大楚现律,共六十八斩”

    “法条过苛,执行必然不严,真要按着军法去砍,不出三月,翠羽营只剩你们这几位主官了。”徐佑平静的道“到了最后,还不是睁只眼闭只眼的大和稀泥斩刑越多,越是儿戏况且杀与不杀,操于主官一念之间,令自上出,随心所欲,官如主,兵如奴,浓郁的腐朽气,谈何纵横江海,威震南北”

    左彣和齐啸赶紧俯身请罪,道“节下无能,有负军帅厚望,甘令责罚”

    “你们的过失,我先记下,容后再惩处”徐佑指着陈、庄两人,道“他们私自斗殴,起因乃长生盗和良家子之争,虽有过,但过不致死,可每人杖责二十,以儆效尤。”

    从砍头变成杖责,陈恒和庄千山犹如翻山倒海了一番,顿时感恩涕零,跪地猛的磕头不止,高喊道“多谢军帅开恩,多谢军帅开恩”

    “并非我的恩典,军法不会容情,然而军法首在公正,否则人心不服,杀再多也没用。从即日起,原来的军法全部作废,新军法由何濡、王士弼、鲁伯之结合汉魏规制和我大楚的实情重新拟来交给我审阅。首要之处,是便于部曲们理解和记忆,便于执行和落实,要以训诫和惩处为主,无须太过残暴。当然,斩刑还是要有,但不再是那种高高挂起、供人瞻仰的泥雕神主像,而是一旦违犯、定斩不饶的果决和震慑力。”徐佑郎朗清音,似远似近,却一下下撞击在所有人的心门,道;“记住我一句话,木受绳则直,金就砺则利,兵卒能练成什么样子,要看将帅们有什么练兵的法门,万事一斩了之,或者有法不依,都是无能之举,听明白了吗”

    “明白”众人齐呼。

    徐佑抬头望着不远处广阔的演武场,径自走了过去,左彣等不知他的用意,互相看了两眼,忙跟在身后。登上高台,旁边分两列站着众人,徐佑道“擂鼓”

    鼓声就是命令,一通鼓过,只有稀稀疏疏的一两百人来到场地里,两通鼓过,好不容易聚起了七八百人,等三通鼓过,整整一千下鼓声,经过查点,演武场内站满了一千一百五十三人。

    还好,三个月的操练,让队列基本成型,不至于松松垮垮的真的像是扛着锄头的农户。

    “左彣,点卯应到多少人”

    “一千五百九十八人”

    “实到多少人”

    “实到一千一百五十三人。”

    徐佑身着青衫,映着夕阳,脸色坚毅如赤铁,道“余下未到者,四百四十五人,即刻除去战兵之列,编入辎重营,罚关禁闭一日夜。至于禁闭是什么马上你们就会知道。”

    台下顿时哗然,他们的吃穿用度比辎重营那些苦力要好的多,如果这时有鄙视链的话,无疑战兵的眼角远高于辎重营,所以徐佑一开口就开革四百四十五人,对他们造成的震撼可想而知。

    没来的那些兵要么骄纵,要么懒散,要么不守规矩,但这些人也是有朋友和亲友的,当下就有人不服,跃跃欲试,探头观望着,看有没有同样心思的敢齐声呛回去。法不责众,大不了干一架,生在吴越,谁怕谁啊局势就像沾染了火星的棉花堆,一阵微风,立刻星火燎原。

    “今日凡来应卯的人,每人的晚膳多加一碗猪肉,再额外加赏十文钱”徐佑冷静的声音仿佛浇灭火星的冰雪,再次传入每个人的耳朵,道“以后但凡操练出众的兵卒,不问出身,皆可提拔为伍长、什长、百将、军侯甚至一军之主有人或许不信,左彣”

    左彣往前一步,道“在”

    “这是朝廷亲命的屯田校尉,他曾是晋陵袁氏的家奴,出身甚至还比不过你们这些编户齐民。但他侍上以忠,御下以仁,为人方正,不怕苦,不畏难,凭借自身的努力,现在的境遇你们也看到了,如何”

    左彣屈膝跪下,双手抱拳过头,道“若非得军帅提携,节下怎敢奢望能有今日”

    只要有托,就能让徐佑的话充满了煽动性,道“我之用人,不拘一格,出身士族门阀,也多有无能的蠢猪。”台下轰然大笑,门阀和贱民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让他们只觉得这位年轻军帅说话很对脾气,“而齐户庶民,乃至奴仆佃客,其中也不乏能人异士。翠羽营不是都督府,不是金陵中军,只要你有本事,管得了五人,就做伍长,管得了十人,就做什长,管得了千人,就让你作军帅,我退而让贤。”

    台下再次大笑,那些蠢蠢欲动的心思倒也淡了,有肉吃,有钱拿,将来似乎还有说不清的好处,闹事并不急于一时,先瞧瞧再做决定。

    “不过,”徐佑话锋一转,台上来回踱了五步,声音转为严厉,道“丑话说在前头,翠羽营是练精兵的地方,这里不要孬种、不要懒鬼、不要猾头、不要卑佞。我对你们的要求只有一个立下的规矩,必须严守违者自有军法,屡教不改者,莫非以为我的匣中刀不会杀人吗”

    清明腰间的宿铁刀应声出鞘,寒光凌冽,高台旁边一株碗口粗的松树从中间被斩断,哗啦啦倒在地上,偌大的演武场鸦雀无声,小宗师的武力配合宿铁刀的锋芒,简直霸道的不像人间该有的样子。

    “好了,今日和各位初次见面,叙叙旧,说说话,以后就是一个锅里讨饭吃的袍泽,我的后背就是你的刀枪,那是以性命相托付的恩情”徐佑拱手行楚国军礼,从左至右遥遥相拜,然后负手而立,道“散了吧,各归各处,这几天不必操练,也不必垦田,好好休息,再过几日会有新的操典教给你们。相信我,你们的好日子要来了,你们的苦日子也要来了,只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从今往后,想出人头地,想光宗耀祖,想富贵荣华,想建功立业,想保国安民,就跟着我好好干,别的不敢说,可保你们前程似锦,若有虚言,如同此树”

    徐佑在翠羽营的第一次亮相不算完美,但给所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至少从今天起,无人不知徐军帅的大名。解散之后,徐佑命左彣把队主以上的主官全部叫到中军营帐外候着,包括正在外开垦的部曲,按先后顺序列队,一个个的等候面谈,从名姓、出身、长处谈到练兵的困顿、未来的迷茫和家国、南北大势,甚至家长里短、妻子儿女父母皆是话题。这些人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军帅,可在徐佑的循循善诱之下,倒也敞开心扉,畅所欲言,不仅从感情上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也让徐佑掌握了大量的中下层军事主官们的心理状态。

    这很重要,他要掌兵,首先要用对人,谈话只是了解一个人的第一步,有他两世为人的毒辣眼神和道心玄微的无上奥妙,再有研究鬼眼经到了出神入化地步的何濡暗查秋毫,几乎可以对近八成的人做出初步的准确的判断,谁人不可用,谁人可用,谁人可大用,不一而足。

    幸好,徐佑这个身体的前主人出自义兴徐氏,江东豪族,武力强宗,自幼接受的军事教育堪称一流,只是局限于时代,称不上天下独步,可加上徐佑后世的一些见解和知识,两者结合,产生的变化正悄悄的改变着一切。


如果您喜欢,请把《寒门贵子》,方便以后阅读寒门贵子第二章 军法何足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寒门贵子第二章 军法何足持并对寒门贵子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