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來自己方的利箭

類別︰穿越架空 作者︰我若為書 本章︰第三百六十四章 來自己方的利箭

    總之,除了必須要解決生理問題的時候,馬車會停下來,讓大家都集中解決,其他的時候,大家都默不吭聲的窩在車廂里,心里無一不在期盼著馬兒跑快點,再快點!

    經歷過胡亂,直面過凶殘胡人的他們,是一點都不想再跟那些惡魔們踫上了……

    然而,車上的所有人還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們離開的當晚子夜時分,正如安羽寧所料那般,凶殘的胡人鐵蹄,終是殺到了源江邊上。

    這還不算,更無恥的是,這群畜生不如的東西,居然還選擇了偷襲,可能是想秘密過江來著吧?

    但是他們都沒有預料到,對岸的大岳昏君為了保命,居然能不顧他子民的死活,把所有渡江的船只,都收的收,毀的毀。

    無法過江之下,氣急敗壞的胡人心中憤怒之下,直接把江邊那成千上萬的無辜百姓們,當成了他們泄憤的工具!

    他們叫囂著,砍殺著;譏笑著,諷刺著,藐視著……

    那些逃無可逃的百姓們,有些會水的,為了活命,不得已拼死一搏的就往江水中沖。

    他們沖進江水中的時候還想著,只要自己能熬得下來,能幸運的游過這條寬闊的江面的話,他們就能活,他們就能活!

    可惜啊,這些可憐的人們又哪里知道?

    最終奪取他們性命的,不是這條攔住他們生路,看著冰冷無情的江水,而是他們身後胡人的屠刀,以及對岸那密密麻麻的,來自己方的無情利箭……

    很久很久以後,安羽寧才從別人的嘴里,最終听說了源江邊上的這場,最終染紅了源江水,尸體都堵塞住了下游河道的大屠殺……

    據後來僥幸逃脫出來的幸運兒說,

    那一夜,金明城對岸的源江邊上尸橫遍野;

    那一夜,滾滾清幽的源江水,被血整個染紅;

    那一夜,金明城中的百姓,甚至都能听到江那邊傳來的悲戚哭嚎……

    人命啊,是亂世中最不值錢的東西了……

    沿著江邊一直順流而上,安羽寧不知道的是,向上走一百多里地,源江對岸都有兵丁駐扎巡邏。

    為了安全起見,她沒有在帶著家人冒險渡河,反而是一直小心翼翼的往上游走。

    途中的時候,他們遭遇過好幾撥小股的胡人;

    也機緣巧合的撞上過江上的水匪;

    更是在進入峽州府後,踫到了峽州府已經稱帝的趙王,哦不,是‘惠帝’在大量征兵。

    當然,這些的磨難,在大家的團結一心下,也都被他們幸運的躲避了過去。

    最終他們走著走著,途經鳩鶿、慶陽,又往前趕了一段日子的路途後,一行人抵達潯陽。

    在潯陽,安羽寧一行終究是得以安穩的乘坐了大船渡河,成功的抵達了源江以南。

    眼下他們身處的位置,如果自己預料的不錯的話,按上輩子的說法,這里應該是江西的九江,這輩子是大岳新帝控制的昌州府下的潯陽縣。

    事態發展到現下,明明此刻她也可以帶著家人往下游而去,去到金明城投靠陳伯伯,去那里安家,但是最終她卻並沒有這麼做。

    不是為了別的,實在是眼下坐在龍椅上的這位,實在是無法讓她信服。

    假若哪天再遇到什麼危機的時候,難保這位自私的上位者,就不會把金明城的百姓,當成當成昭原城的百姓那樣拋棄掉;當成前些日子自己听說過的,如江邊上的那些無辜百姓們那般的犧牲掉。

    與其去金明城落腳,日日都要擔驚受怕,那她寧可再擇別地安居。

    他們不是什麼能人,更不是偉人,人活一世,只求家人團圓,只求有衣穿,有飯吃的小富即安罷了。

    既然想有安穩的日子過,那麼去哪里落腳?是得該好好的研究研究。

    為了防止自己獨斷專行的出錯,安羽寧還特意詢問了顧長年。

    而顧長年這位案首公,即便身為秀才,讀過的書也很多,更是在很多雜記、山川地理志中,也對大岳國土的分布,對于源江南岸的地里情況,風俗習慣等等有所了解,卻也統統都只是紙上談兵罷了。

    再加上眼下都快要十月份了,他們從北地逃難而來,差不多都快要一年的時間了。

    在這期間,他們一路上都只顧著怎樣保命,哪里還有閑工夫去看書?

    不要說眼下小媳婦問的這些問題了,便是那四書五經,他這麼久的時間沒有摸過,自己都生疏了不少。

    所以,眼下對于源江南岸具體的種種事宜,顧長年他自己都不能一言肯定。

    沒有辦法之下,在夜里過夜的時候,安羽寧拉著顧長年偷偷進了空間,二人把當初收進空間來的,那些屬于顧長年的書都找了出來,忙活了半天,才算是找到了他們想要的山川地理志。

    看完這本山川地理志,安羽寧總算是放下心來,因為,她確定了自己猜想的果然沒錯。

    大岳朝的國土分布,還真就跟她上輩子所生活過的空間,有絕大部分的雷同。

    昌州府再往上游去,便是上輩子她的家鄉岳州府了!

    如果可以的話,安羽寧自然是傾向于去岳州府的。

    不僅僅是因為風俗習慣,不僅僅是因為自己心底的那點子思念,更是因為,眼下掌管岳州府、黔州府的上位者,口碑不錯不說,在這樣混亂的時局中,對方仍然堅守著做他的王爺,並沒有跟風的稱帝。

    明明他要是稱帝的話,就以他的名聲,那是完全沒有任何問題的,老百姓們說不定還會歡呼雀躍的擁護他。

    可這位安王並沒有這麼做,雖然說,對于新帝,他這個皇叔是听召不听宣,可總歸沒有跟新帝撕破臉不是?

    這也就使得安王治下的黔州與岳州,哪怕毗鄰新帝的昌州,兩者卻也相安無事的和平共處著,使得兩方的百姓都能免于戰火爭斗,能夠安居樂業。

    這對于安羽寧他們來說,就算得上是一片淨土了!

    自從經歷過了陽帝事件,安羽寧深深的明白了一個道理,那便是耳听為虛,眼見為實,所以這位安王為人到底如何?安羽寧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更不會跟風評價。

    哪怕她並不知道,這位安王,最終會不會一直都這麼賢明下去?

    也不知道,這位安王,最終會不會跟新帝撕破臉的一爭天下?

    她只知道,此時這些事情都不會發生,這就夠了!

    大家此時去往岳州定居,自己安心,家人也安心,那麼就去吧!


如果您喜歡,請把《年年安康》,方便以後閱讀年年安康第三百六十四章 來自己方的利箭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年年安康第三百六十四章 來自己方的利箭並對年年安康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