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醒來

類別︰穿越架空 作者︰銘杏兒 本章︰第二百四十八章 醒來

    謝芊這聲“明白嗎?”問得意味綿長,偏偏謝茵大腦空空,從來不能同時處理兩件事情,如今只顧對那金瓖玉喜歡,全沒听懂她背後的含義,只靠在了謝芊的肩膀上,笑說︰

    “芊姐姐說的是,我自然和你是一伙兒的。”

    敷衍,但卻討好之意十足。

    謝芊摩挲著她的肩頭,心底冷漠地一笑,覺得她是傻子,又覺得這樣只會奉承自己的傻子,也不錯。

    甚至就連離魂時間已到的顧綺,最後那句話都听了個斷續。

    獨獨那個正在給謝茵捏腿的啞巴丫鬟,垂首認真捏著,心中想著那話,卻是洶涌澎湃的。

    ……

    回歸身體的顧綺,又是那種痛苦到令她想立刻去死的窒息感。

    以往每次離魂的時候,確實也痛苦,可這一次卻超過了以往的每一次。

    她一直沒有辦法正常呼吸,就像是當時在亂葬崗上,身體無法與魂魄融合時,魂魄接觸肉身時的感覺。

    游離卻無法掙脫,無法掙脫又無法與身體契合。

    她張大了嘴巴,拼命掙扎著,腦海中不知怎麼的,忽然就想起了謝霽。

    這次離魂雖然不知道謝芊要對自己做什麼,卻有事關張家的新收獲。

    她必須去告訴謝霽,他外祖家的人在偷偷幫著太後賺錢,幫太後做事。

    她知道謝霽自在南疆被刺殺後,就已經對四通票號生疑了,而八方錢莊就是他的手筆,為的就是將張家的內鬼逼出來。

    尤其是在四通票號的老家江南一帶,八方錢莊更是風生水起,她還在海鹽縣的時候,其就有將半天下之名的四通票號,再打掉一半的架勢。

    太後是所有事情中,最不安定的因素之一,在外蓬萊鄉還虎視眈眈,她必須告訴謝霽,讓他有所提防。

    可就是不行,顧綺甚至懷疑是因為離魂之前心緒不好的原因,她的魂魄潛意識里拒絕回來,拒絕這一切,寧願去死。

    不對,不行,她不能死,原主的仇還沒報,她身邊還有需要她護著的人,她不想死,更不想逃。

    意識之中的斗爭,最終還是她的本心佔了上風,魂魄歸體的瞬間,大量新鮮的空氣涌入肺中,刺得她咳了起來,疼得她抓著胸前的衣服,掙扎間不小心踢打在了門上。

    只一下,酒窖的大門便忽得開了,門外的人見她這個樣子頓時嚇壞了,忙半跪在地抱住她輕聲道︰

    “大人,顧綺,綺妹妹,你怎麼了?來——”

    是謝霽的聲音,急匆匆的,被嚇到了,開口就要叫人。

    顧綺卻立刻抓住他的手,用力搖頭示意。

    喘允這口氣就好,離魂于她就是經歷一次生死,每每這時候她的脈象就會和將死之人一樣,不能讓平七葉知道。

    否則她就算綁著自己,也不會讓她到賞荷會去。

    她不要逃,不要給謝芊更多的羞辱自己的機會,而且也只有去了,方能知道他們的目的。

    “別,三,三……別……”她的聲音氣短且嘶啞,只能一個一個字地往外蹦,連“三公子”這三個字,都說不利索。

    謝霽的喊聲卡在了喉嚨里,雖然猶豫,但因為她抓住自己的手太過堅定,到底還是順了她的意思,想要去為她把脈,她同樣只是抓著他的手不肯松開。

    “就好,就好了……”她掙扎著說,呼吸從短促與刺痛變得平緩起來,也緩緩放開了謝霽的手。

    修剪得當的指甲將謝霽的手背抓出了三道深深的紅痕,破了皮,他卻沒在意,只是見她一直揪著胸前的衣服,知道她是呼吸不暢,想要替她順氣,剛抬手就想起懷里的是個姑娘,停在她胸前的手頓時不知道該怎麼放了,只能無措地擔憂道︰“你沒事兒吧?”

    顧綺輕輕點點頭,待終于喘允了這口氣,開口的第一話卻是︰

    “你外祖家,五十多歲的男人,吊梢眼楮,這兒有一道寸長疤痕,你有印象嗎?做什麼的?他在幫太後和琳瑯郡主做事。”

    剛剛收回身體控制權的顧綺,邊喘邊將這段話說明白後,便又沒力氣了,只能急切地看著謝霽,以目光詢問。

    酒窖是在杜康坊後院的地下,台階之後是條幽暗的走廊,兩側有燭台,如今時候不早,卻沒掌燈,顧綺借著那點兒黃昏余暉,看清了謝霽的臉。

    帶著五分擔憂她的緊張,三分因她所言的驚訝,還有兩分的了然于胸。

    她見這表情便已經明白,舒了一口氣軟癱在那兒,慶幸道︰“你知道就好了,千萬要當心些呀。”

    “算知道,也算不知道,”謝霽開口道,“我懷疑本三個人,一個是大掌櫃,一個是我的四姨母,還有一個便是你說的,他是我已經出了五服的族舅,因為極是一手算術,所以七歲起就養在我外祖身邊,如今管著張家大半的消息。也是張家少數的幾個知道四通票號的真正東家是誰,買賣之余私下又做什麼的人。”

    如今顧綺緩過了這口氣,才發覺謝霽一直用手臂托著她的後背,而自己就是靠在他的臂彎里,忽覺得別扭起來,掙脫出他的懷抱,坐正道︰

    “我昨日巡街的事情,偶爾听見了琳瑯郡主和人說話——你知道我耳力很好的——一時好奇就偷偷去看了,就發現這人給了琳瑯郡主三萬兩的銀票,說是利錢,還送了郡主一匣子寶貝,里面有兩個特別好看的金瓖玉,還有些瑪瑙翡翠玉石的,言談之間都在說太後。”

    “說她什麼?”

    “只說太後如今艱難,說陛下性子越發多疑之類的,還提到了你的八方錢莊,不過謝芊沒接他這話就是了。”顧綺聳了下肩,思考再三,沒將最後听得不明白的半截話告訴他,“說起來,听她叫張大人的時候,我還不太敢信他是你的親眷呢。”

    就謝霽這光風霽月的性格,顧綺有點兒難以想象他的親人是那般……猥瑣之感。

    謝霽呵呵冷笑一聲︰“吃里扒外的東西,也配與我論親?不過是仗著外祖這兩年精神不濟,在山中休養便興風作浪,只要確認了是這個,剩下的我就對付了。”


如果您喜歡,請把《冠蓋如顧》,方便以後閱讀冠蓋如顧第二百四十八章 醒來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冠蓋如顧第二百四十八章 醒來並對冠蓋如顧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