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86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夏挽歌 本章:86.86

    易巧巧番外2:

    朱凌宇突然哑口, 易菲菲一向温和,从来不会这么清冷这么粗鲁地说这种话, 他愣好久, 侧头看着坐客厅里的女人,心里一狠,冷笑对电话道:“易菲菲,你不想让我好过是吧?”

    “你好不好过看你自己选择咯……”电话里那人笑道, “反正我不急。”

    女人的声音变得懒洋洋的, 这是以往易菲菲从来有过的语气,明明都说好的事却突然变了卦,朱凌宇实在想不通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但现在跟她硬着来对自己不会有好处,而且就算起诉离婚, 也得耗时,所以他吸了一口气,忍声道:“菲菲, 我认识你近十年, 我相信你从来不是这种贪婪的人,如果你还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口,但公司我不能给你。”

    电话里的女人声如黄莺似的笑了起来,“老公啊, 我认识你近十年,以前也看不出来你是会出轨的人啊, 如果你还有什么想法尽管开口, 房子公司我都要。”

    朱凌宇一口气直接涌上喉间, 堵得他脸色发青,“易菲菲,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 ,电话里又变了一种凛然的语气:“朱凌宇,我的条件就是那样,你答应了咱们好说,你不答应那就慢慢等,看谁耗得起。”

    说完,对方直接挂了电话。

    朱凌宇紧紧咬着牙,他认识易菲菲十年,真没看出来她竟然是这种人,他将手机紧攥在手中,恨不得现在就冲回去把她剥开看看到底出了问题。

    “她怎么说?”桌边的女人察觉不对,缓步走了过来,“答应你什么时候去□□?”

    朱凌宇抿了抿唇,眼神微闪,“她……还没答应,现在说还要公司。”

    “她疯了吗?”那女人脱口而出,“什么都给她了,那我们吃什么,重新去找工作吗?”

    “你别激动,我不可能把公司给她的。”朱凌宇看着她面色涨红就安慰她道,“你小心别把自己气坏了。”

    “那你快想办法啊。”女人气道,她抚着还没有隆起的肚子看着男人,“都快三个月了,再不离后面咱们麻烦事一堆。”

    “好好……等这两天我忙完手上的事,我就去找她。”朱凌宇道。

    “你不能去找她。”那女人道,“我看她就是舍得你,下了圈套逼着你去找她,好挽回你。”

    朱凌宇沉吟,片刻后道:“你放心,我不会的,但事情总要解决,拖着对你们不公平。”

    女人闷闷不乐,也只好应了他。

    见女人应下,朱凌宇摒开心里对易菲菲的各种疑惑,然后给她发了个信息。

    易巧巧收到朱凌宇两天后说要来找她的信息时才意识到一个问题,家里的门锁没有换,她直接拒绝了男人的见面,第二天就约了门锁师傅,当天晚上就把门锁给换了。

    调查公司那边也开始调查,一开始没有什么信息,直到两天后才陆续有了一点动静。

    这日下班回家,易巧巧准备上楼时被人叫了一声,她回头就看到男人靠在车前看着她。

    “吃过饭了吗?”朱凌宇问。

    正值夏末,天不是很热,那个女人薄唇红润,一身浅杏色的掐腰薄纱短裙,腰腹处带着亮片装饰,视线往下,她细长白皙显露,一双浅色高根鞋,将那小巧的双足紧紧裹住。

    整个人气质优雅,清冷里带冶艳,所以朱凌宇看了半天才确定那个女人是易菲菲。

    本来他想直接去家里跟她谈,但她竟然把门锁给换了,没办法他只好道:“菲菲,我定好了餐厅,我们一起去吃个晚饭吧。”

    易巧巧看着身量高挑的男人,他带着金框眼镜,白色衬衫搭着西裤,看上去很斯文,很内敛。

    她当然不会跟他出去吃饭了,谁知道这个男人打的什么主意,不过现在是下班高锋,小区门口一堆人进来,她不想闹得太难堪影响了她的计划,所以笑着直接上朝他勾了勾手示意他低头。

    朱凌宇看着她笑意盈盈,没有像之前一点难过伤心的样子,这让他更加不解,她终于看开了还是有人给她指点迷津?

    他微弯腰看着她,“怎么了?”

    易巧巧掂着脚挨着他颈项,红唇擦过他白色的领口,笑道:“今天就算了吧,我肚子有点不舒服。”

    朱凌宇皱眉,“你身子不舒服也一阵子了,一直用这种借口避开我,是对我还有感情所以不想放手吗?”

    易巧巧心里冷笑,面色温和的从他身边后退,笑道:“我可没像你那么狠心,养了条畜生在身边十年当然有那么一点舍不得了。”

    易菲菲的话明显是不想跟他淡,但朱凌宇一直记得自己今年来的目的,所以开口道:“这样吧,房子车子给你,再给你多加十万现金。”

    “这是我最后的妥协。”

    易巧巧眸光闪烁,侧头问他:“你跟那个女人在车里做过吧,满车的淫.骚味,你觉得我会要你那破车?”

    “朱凌宇,我说了公司和车子我都要。”她扬着下颌清冽道,“想要打官司,我随时等你。”

    她扔下话就进了楼。

    朱凌宇很快跟在她身后跟着她上楼,“易菲菲,你做人别这么过分行吗?把我逼急了,我也会跟你急。”

    “公司是我一手带起来的,我不否认前期你帮过我,可你不能全部都拿走,那是我的心血。”

    女人仿若未闻,电梯停了之后,她直接进了廊道。

    楼层是一梯两户,待到了门口,易巧巧被男人从后面直接攫取手腕一拉,她差点没被他摔在墙上。

    “易菲菲!”朱凌宇擒着她将她按在廊道的墙上,“你听见没有?”

    易巧巧看着男人脸色青紫,脑海瞬间清醒,现在面对面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她不能惹怒他。

    “我听见了。”她声音轻缓开口,“朱凌宇,我生病了四天,才刚好你就这样逼我,你还想我怎么对你?”

    “人心是肉长的,你这样对待和你拼搏的妻子不觉得自己很过分?”

    她咬着唇,眸光里浮起一层水雾,说话的声音里带着一点鼻音,像是在极为隐忍着不让自己掉眼泪。

    朱凌宇方才满腔的怒像是被什么东西突然抑制住,他一时分不表她到底是装的还是真的可怜。

    说实在的,他们认识这么久,如果在要孩子的时候很快就有了,他觉得他们可能不会到现在这个地步,现在好不容易有个孩子,他不可能让徐婉把孩子打掉。

    “你说得没错,我是对你还有感情,所以我不想离婚不是正常的吗?”易巧巧看着他,“我跟你一起生活这么久,从来没有怀过孩子,为什么那个女人跟你都还没一年这就怀上了?”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傻到被人带绿帽子了?”朱凌宇被质疑心里非常不悦,他虽然话是那么说,但脑海里却掂记上了。

    “我没有这样说,你也别这么想。”易巧巧缓缓吸气道,“这周六我们两个带着自己的律师,在两家长辈面前把咱们的事都说清楚,双方能谈得彼此满意我不会再拖着你。”

    以前原身大概是心力交瘁,所以不愿意折腾,所以两人说到离婚可没有像现在这么正式的要带上律师。

    “行,我最后信你一次。”朱凌宇闻言很快回神,他攥着女人的手腕不由放开,“我也不想弄成这样,我会尽量补偿你,只要你别太过分。”

    易巧巧靠着墙,想着刚才和朱凌宇那么近距离的靠近,她只觉得自己身子鸡皮疙瘩全都起来了。

    她推开男人,看着男人右侧领口的口红印,心里一阵满意,“我身体不舒服就不请你进去了,周六见吧。”

    疑惑了一点点积累的,易巧巧希望自己这一拙劣的挑拨离间能让那个女人起疑惑。

    “你别再耍花招。”朱凌宇声音略带着一丝警告,“这是最后一次我好气跟你说话。”

    易巧巧面色平静看了他一眼,随后开门进门。

    朱凌宇下了楼,他坐在车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脑子有点乱,总觉得自己好像漏掉了什么。

    沉思半响,他终于记起来了,刚才易菲菲说了一句‘为什么那个女人跟你都还没一年这就怀上了’?

    以前他跟易菲菲两人要孩子这么久了没怀上,试管也试了一次但最后失败了,为什么这次就这么容易了?

    朱凌宇不知道为什么被人提醒了之后,便心里不是滋味,他总觉得有人在指点着他被带了绿帽。

    他心里一直想着这事,所以回去的时候,就有点晚了。

    “你怎么去这么久才回来?”徐婉抬手看着时间抱怨,随后上前接过他手里的公文包,“谈好了吗?怎么说?”

    朱凌宇看着徐婉,她是公司新招进来行政文员,公司规模不大,内部人员也不像大公司那样人多,公司的人他基本都熟悉,所以就这么好上了。

    一开始她说自己怀孕时他也有点疑惑,但当时喜多过疑,再加上时间对得上,所以他也就没想这么多。

    “说好了这周六带律师去谈。”他收回视线道。

    徐婉一愣,“你的意思是还是没有最后结果吗?”

    “不清楚。”朱凌宇边往里走边道,“这周六去了才知道是什么情况。”

    “给车子也不行吗?”徐婉跟在他身后,“她带律师分明是想跟你打官司吧?”

    “我说不知道,这周六去了我才知道她到底什么意思……”

    “你不是跟她谈去了吗?”徐婉见他一问三不知就有点火气,“你去了那么久,怎么什么事都不知道?”

    朱凌宇吸了一口气,回头解释道:“她生病了,不方便跟我谈,所以约了周六带着各自的律师去长辈面前谈。”

    他站在厅中,灯光明亮 ,徐嫁一眼就瞧见了他领口处的红印,她愣了一会,试探的问:“所以,你这么晚回来,是因为要照顾她?”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成总裁的情妇[穿书]》,方便以后阅读穿成总裁的情妇[穿书]86.86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成总裁的情妇[穿书]86.86并对穿成总裁的情妇[穿书]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