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 光逝流枪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打眼 本章:第五百四十四章 光逝流枪

    那碧绿长枪速度奇快无比,瞬间而至。

    只见那冲向碧绿长枪而去的无日宗结丹期修士,也是一往如前,速度甚至还要比那杆碧绿长枪要更快一些。

    方才在他做出决定的时候,就已经控制着自己上品法器,迎着北方飞来的法宝撞了过去。

    全力一击之下,上品法器虽然威力要比下品法宝弱上几分,不过在这名无日宗结丹期修士的控制下,并没有出现多大的损伤,甚至还将对方的攻击拦了下来。

    同一时间,另外一名冲向南边的无日宗结丹期修士,一样控制着上品法器拦下了西边飞来的下品法宝的攻击。如此一来,两人只需各自面对一件下品法宝。

    只见两人各自将右手推向前面,一股蓬勃的灵力瞬间汇聚在他们的手掌,灵力汇聚而成的气势不断攀升,当两人的手掌各自散发出一股洁白的光芒,那光芒闪耀在夜空中如同烈日般明亮之时,两道白色的光芒瞬间激射而去。

    这一刻,不管是碧绿长枪,还是散发着红光的赤剑,全部变得黯然失色。

    狂躁的灵力瞬间就将碧绿长枪和赤剑击飞出去,并且,两道白色的光芒丝毫不减,冲着紧跟在碧绿长枪和赤剑之后的两名血月教结丹期修士冲了过去。

    血月教的两名结丹期修士看到白光冲来,双手立刻开始施法,指诀变幻的同时,正在倒退的碧绿长枪和赤剑再次飞了回来,迎着两道白色的光芒分别冲了上去。

    短短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碧绿长枪和赤剑接连发动了两次冲击,方才耗尽白色的光芒中蕴含的庞大灵力。

    与此同时,全力施展一击的两名无日宗的结丹期修士,已经变得疲惫不堪,他们望向中军大帐上空悬浮的血月教教主,脸上竟然洋溢出一种非常放松的状态,甚至两人的嘴角还带着浅显的笑容。

    不过,两人的笑容为时有些尚早,因为血月教的四名结丹期修士,再一次控制着法宝向他们发动第二次攻击。

    这一次,血月教的四名结丹期修士不在保留实力,其中一人踏步冲向天空,自高空俯瞰着无日宗的两名结丹期修士,而在他的身前,一杆碧绿的长枪凌空飞舞。

    “光逝流枪!”

    忽然天空中闪现出一道碧色光芒,清透碧绿的光芒瞬间照耀而下,使得整个苍岳军帐仿佛笼罩上一层绿色的光芒。同一时间,高空之上的碧绿长枪瞬间分化出八道残影,每一道碧绿长枪的残影都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

    九股气息散发出来,瞬间就把地面上两名无日宗的结丹期修士锁定在一起,九道碧绿长枪不分真假,由天而降,速度之快,眨眼间已经冲击下来。

    而在此人动手之时,另外三名血月教结丹期修士也再出手,一柄散发着红色光芒的赤剑,瞬间阻断了两名无日宗结丹期修士的南半部分的退路,同时,一柄弧形圆盘封锁住东北方的退路,一件散发着金色光芒的金钩剑封锁住西北和西方的全部退路。

    不只如此,血月教的三名结丹期修士注视着场中的两名无日宗结丹期修士,只要他们有任何的举动,就会立刻控制各自的法宝发动攻击,阻挠他们从光逝流枪的攻击下逃脱掉。

    显然,血月教的三名结丹期修士的担忧是多余的。

    光逝流枪散发出来的气势,早已经锁定了无日宗的两名结丹期修士,连他们周围的空间都已经被光逝流枪散发出来的气势形成的压迫力,彻底的封锁住。

    就算无日宗的两名结丹期修士有不少能耐,在光逝流枪的气势压迫之下,恐怕很难发挥出来正常水平的能力,而光逝流枪形成的九枪局面,已经逐渐形成九子连线的阵型,冲着无日宗的两名结丹期修士瞬息落下。

    正在处于下方的两名无日宗结丹期修士,发现自己已经无所遁形,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各自立刻从怀中摸出一个防御法器,拼尽一切灵力催动防御法器散发出洁白的光罩护住自己的周身。做完这些,两人还有些不放心,又各自取出几张防御符篆贴在身上。

    与此同时,九道碧绿长枪同时落下。

    “轰!”

    巨响响起,九道碧绿长枪攻击的正下方,两名无日宗结丹期修士身上防御法器形成的白色光罩,瞬间裂开,同时,他们身上闪烁着颜色不同的防御符篆,全都尽数崩碎,两人的身体瞬间就被九道碧绿的长枪光芒彻底淹没其中。

    而在他们所站的位置,剧烈的爆炸直接形成一个直径十丈的巨坑,巨坑周围,龟裂的土地四处蔓延。

    深坑中,两名无日宗结丹期修士的踪影此时已经消失不见,唯有一对储物袋散落在深坑中的地面,显然,两人在光逝流枪的攻击下,已经彻底的身陨。

    就连附近的几个军营帐篷,也在这股巨大爆炸形成的气量冲击下,彻底掀翻飞走了好几丈远,连睡在帐篷中士兵,也在这股气浪之下被吹得东倒西歪,散落一地,一个个在寒冷的空气中醒来,瑟瑟发抖的抱着身边的薄被。

    爆炸产生的声音,瞬间影响到整个苍岳大军的休息,甚至就连无日宗内修为只有筑基期和炼气期的弟子,听到爆炸响起,全部担忧的向着中军大帐疾速赶去。

    不仅是无日宗的弟子,就连苍岳的将领也在爆炸过后命令士兵整装待发,随时准备出手应敌。苍岳士兵忍着深夜的寒冷,瑟瑟发抖的从温凉的被窝中爬了出来,穿上盔甲,以最快的速度集合完毕,并且,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已经燃烧起来的中军大帐。

    而在中军大帐上空,血月教教主凌空而来,神识一直与无日宗宗主缠斗在一起,两人来回攻击了上百次,血月教教主都没有讨到任何的便宜,甚至,每一次攻击都会让他对无日宗宗主的手段提高一个新的认识。

    又一番神识撞击之后,血月教教主立刻将神识扫过方圆几百里之内,还是没有发现无日宗宗主的身影,反而是燕国城池方向,燕国境内的修仙门派已经在远处观望,燕国士兵和将领已经整装待发,随时都可以发动攻击。

    血月教教主发现燕国士兵甲胄裹身,而在甲胄里面全部穿着棉衣,他们每一个都是面色红润,体质强壮,士气十分高昂。相反的,原本士气振兴的苍岳士兵,如今经历了数个月的粮草不足,全都变得面黄肌瘦,气势虚弱,很难形成有力的战斗力。

    在这种局势下,血月教教主的神识立刻压向城池上方各个修仙门派的主要代表,恐怖的神识威压,立刻就让城池上各个修仙门派的主要代表面色变大,当下立刻垂首议论起来。

    震慑住燕国的修仙门派,凌空而立的血月教教主立刻对还在往中军大帐赶来的无日宗内修为低下的弟子,以及苍岳的领军人物,沉声说道:“今日本教主要与无日宗宗主较量高低,尔等如果不怕死,尽管围上来。”

    话音还未落下,处在中军大帐附近三十多丈以内整装待发的苍岳士兵,全部在将领的命令下四处散开,最终以中军大帐为中心,形成了一个方圆五十丈的圆形空缺。

    “无日宗宗主,怎么变得如此胆小,莫不是要准备做一辈子缩头乌龟。”血月教教主飞落而下,另外四名血月教结丹期修士,立刻出现在他周围三丈远,并且分别占据一个方位。

    “教主!”四人恭敬的齐声说道。

    “先不要放松警惕,刚才那两名结丹期修士未必真的死在光逝流枪之下,先前本教主一直忙于应对无日宗宗主的神识攻击,并没有注意到那两人的气息是怎么消失的。”血月教教主沉声说道。

    “什么,那两人可能还活着!”

    那名耗费大量灵力使出光逝流枪全力一击的结丹期修士,直接跳入坑中,找到里面散落的两个储物袋,发现其中真的空空如也。这时,他想到自己竟然没能斩杀掉两名结丹期修士,心中自然变得更加气愤,恨不得现在就要挖地三尺翻出来两人。

    另外三名结丹期修士看到他的表情,就已经明白无日宗的两名结丹期修士还都活着,自是不敢懈怠,目光警惕的注视着四周。只不过,四下里除了远在四十余丈之外的苍岳士兵,别的根本什么也看不见。

    此时已到深夜。

    寒冷的北风呼啸吹过,整装待发的苍岳士兵聚集在一起,瑟瑟发抖。也可能天公不作美,冷风中的燕国,迎来了今年第一次寒冬大学,雪花飘落,染在凌乱的土地上,漆黑的夜空里,大地渐渐开始披上了一层银色。

    雪很大,风吹着雪花‘簌簌’的落在地上。

    不过一刻钟的时间,鹅毛大雪已经彻底覆盖上苍岳士兵搭建的帐篷,还有聚集在一起的苍岳士兵,然而,无日宗宗主和那两名消失的结丹期修士始终没有出现。

    大雪犹如柳絮洒落,染白了大地。

    燕国城池边缘整装完毕的燕国将领和士兵,在这股风雪的冷风中,就算甲胄里面穿着棉衣,仍然也会感觉到寒冷。军阵之中开始出现躁动的士兵,整个军队的士气也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下降,时而军镇里就会传出窃窃私语声。

    当大地彻底变成白色地面,燕国境内的修仙门派也觉得苍岳不可能攻打过来,于是有人提议燕国士兵回到帐篷中休息,只有让士兵保存体力,才能在后续的战争中发挥出最大的力量。

    燕国将领和士兵,自是非常乐意。只见刚匆匆集结完成不久的军队,又按照各自的编制分队、分列的回到自己的帐篷,躲避着冷风中散落下来的鹅毛大雪。

    对于燕国的一切举动,血月教教主全都通过神识有所留意,只不过在神识的扫描下,始终无法找到无日宗宗主和另外两名无日宗的结丹期修士。

    血月教教主也不着急,他相信无日宗宗主不敢轻易离开,因为除了无日宗的弟子在这里,整个北地集结而来的苍岳士兵也都在这里。一旦无日宗宗主离开,燕国境内的修仙门派很可能突然发动攻击。那时,无日宗也好,北地的苍岳也罢,都会因为损失惨重而不得不放弃攻打燕国的计划。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而在大雪的覆盖下,苍岳军营燃烧的军中大帐已经彻底熄灭,就连大帐内摆放的四具兽油灯上汹涌燃烧的烈焰,也在寒冬的冷风和飘落的大雪下渐渐变弱,止息。

    忽然,血月教教主和四位血月教结丹期修士发现周围的大雪,突然停了下来。同一时间,血月教教主的神识立刻放出,瞬间将附近百丈内全部扫视一遍。

    “就凭你这点神识,老夫若是不想让你发现,即便再让你修炼一百年,也不能找到老夫。”沉稳的声音自高空中响起,紧接着血月教教主和他的手下就发现凌空而立的无日宗宗主。

    而在无日宗宗主身边,不正是那两名差点死在光逝流枪的结丹期修士,两人现在看起来气息平稳,灵力充盈,显然刚才那一击光逝流枪并没有对他们造成太严重的伤害。


如果您喜欢,请把《仙宫》,方便以后阅读仙宫第五百四十四章 光逝流枪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仙宫第五百四十四章 光逝流枪并对仙宫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