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六翼金蝎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打眼 本章:第五百四十五章 六翼金蝎子

    “无日宗宗主,你终于舍得出现了!”血月教教主话音未落,整个人已经化作流光冲向了凌空而立的无日宗宗主。

    同一时间,另外四名血月教的结丹期修士,各自祭出自己的法宝,手中指诀快速变换着,分别冲向空中的四个位置,联手封锁住无日宗宗主和另外两名结丹期修士的退路。

    “你们二人先退下,我来会一会突破到元婴之境的血月使有何能耐,算不算得上老夫的一位对手。”无日宗宗主对着身后的两名结丹期修士轻轻一挥手,就见两人的身影已经在原地消失,下一刻,两人竟是出现在血月教四名结丹期修士所在范围之外。

    “这…”

    站在最北面的一名血月教结丹期修士,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附近的两名无日宗的结丹期修士,目光中充满了疑惑。

    当时,无日宗宗主具体施了什么手段,谁也不知道,谁也没有注意到。但这种神不知、鬼不觉的手段,着实让血月教的四名结丹期修士紧张起来。

    因为他们很清楚,无日宗宗主有能力将两名结丹期修士神不知、鬼不觉的送到另一个地方,那么也就说明,无日宗宗主有能力让自己可能出现在任何地方。而在血月教中,除了血月教教主一人是元婴之境,有能力和无日宗宗主相抗衡之外,他们四人能否在无日宗宗主手下活过一招,也都是一件无法确定的事。

    “缩地成寸,无日宗宗主果然好手段,不过你也莫要张狂,本教主如今已经到了元婴之境,再加上四名得力干将相助,今日拿下你无日宗绰绰有余。”血月教教主飞到无日宗宗主面前,淡淡地说道。

    血月教教主话音落下,只见一柄血色的弯月造型的血刃静静的悬浮在他身旁,弯月之上浓稠如血的红色,正在缓慢的流淌着,显得十分的诡异。

    而在血刃出现的瞬间,守在东边的结丹期修士瞬间出手了。

    “光逝流枪!”

    碧绿长枪附近瞬间出现八道残影,九股不断攀升的气势迅速提升到了极点,当碧绿色的光芒照耀的大地散发出绿光,飘落的风雪绕过九股不断攀升气势的碧绿长枪,仿佛天与地在这一瞬间寂静下来。

    九股气势攀升到巅峰的碧绿长枪化作九道流光,直接冲向凌空不动的无日宗宗主。与此同时,处在北方的那名结丹期修士,手中的弧形圆盘划过面前的空气,弧形圆盘之上瞬间出现三根颜色不同的琴弦。

    “弦弧之乐!”

    只见他轻轻拨弄户型圆盘上面的三根颜色不同的琴弦,当红色的拨动,一道红色光芒闪现而过,瞬间化作一柄擎天巨剑,冲着无日宗宗主疾速飞去。

    紧接着他又拨动蓝色的琴弦,当蓝色的琴弦拨动响起,竟是一股令人心乱躁动的靡靡之音,蓝色的光芒中闪烁着如漆似胶的女子,无论是身材、脸蛋、还是体型,都算得上女人之中的佼佼者。

    与此同时,那名拨动弧形圆盘上面蓝色琴弦的结丹期修士,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失去一大截,不仅如此,就连他的鬓发也开始变白,显然,使用弧形圆盘对他自身也有着非常巨大的伤害。

    那人深吸一口气,再次拨动弧形圆盘上面最后一根紫色的琴弦。

    “嗡!”

    紫色的琴弦响起,下品法宝的弧形圆盘轰然炸裂开来,只见一道紫色的光芒冲天而起,紧接着化作一座高达十几丈的紫色玲珑剔透宝塔,瞬间飘在了无日宗宗主的头顶。

    紫色玲珑剔透宝塔刚一出现,立刻就产生一股巨大的吸引力,欲要拉扯凌空而立的无日宗宗主进入其中。只是,无论紫色玲珑剔透宝塔如何拉扯,无日宗宗主仍然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脸带笑意的看着一个又一个结丹期修士的全力一击。

    而那名拦在西边的结丹期修士,手中的一柄金钩剑金光闪烁,瞬间爆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芒。

    “金钩夺魂!”

    只见金光璀璨的金钩剑之中,突然钻出一道金色的气息,紧接着一只六丈长的、来自荒古的六翼金蝎子忽然出现,而那点闪烁着金光的位置,正是金钩剑以及蝎子的毒尾。

    六翼金蝎子刚一出现,它那一双泛着红色光芒的嗜血眼睛立刻冲向了那名把它从金钩剑中唤醒的结丹期修士,它的尾部金钩剑散发着金光,瞬间勾去,直接将对方的身体分割成两段。

    “荒古六翼金蝎子的元神,当真是一件不错的法宝。只是有点可惜,此翻不顾一切的手段已经彻底浪费掉了六翼金蝎子的元神,否则的话,就凭这只六翼金蝎子的元神,也能炼制出来一件不错的上品法宝。”无日宗宗主看到六翼金蝎子,微微点头。

    他早就想过血月教教主会有所准备,不过能够舍得将一件封禁着荒古的六翼金蝎子元神的金钩剑让一位结丹期死士使用。与其说是一种浪费,不如说血月教教主有多希望置他于死地。

    同一时间,守在南边的结丹期修士,悬浮在胸前的赤剑忽然汹涌燃烧起来,大火顷刻间吞噬掉这名结丹期修士,紧接着赤剑化作一道烈焰虹光,瞬间冲向了中间的无日宗宗主。

    四人同时出手,除了使用碧绿长枪之人,其余三人的精血和修为都被手中的下品法宝反噬,最为严重的因此直接丧命,当然,他们的死彻底增强了下品法宝的威力。

    其中,赤剑散发出来的烈焰产生的高温,使得方圆十几丈的雪花全部融化成水,水又气化不见了,灼热的高温下,就是血月教教主都能感到烈火的灼烧感。

    六翼金蝎子的元神本就是来自上古遗留下来的荒古六翼金蝎子,虽然经历了那么久的岁月实力已经无法完全发挥出来,可来自荒古气息的六翼金蝎子,单是那股气势就能震慑住无日宗的两名结丹期修士,让他们一丝也不敢靠近。

    至于弧形圆盘爆发出来的三种攻击,擎天巨剑足以媲美元婴初期的一击,而第二种精神上的干扰,就对无日宗宗主影响不多,还有紫色玲珑剔透宝塔,产生的吸力也能对无日宗宗主产生一定的影响。

    所有的攻击,几乎在同时落在无日宗宗主身上。

    血月教教主在四人动手之际,已然离开了无日宗宗主身旁,待到四人完成法决,血月教教主立刻就控制住六翼金蝎子和散发出烈焰的赤剑。

    首先对无日宗宗主产生影响的,自然是紫色玲珑剔透宝塔,庞大的吸力一直环绕在无日宗宗主周边,其次是那股奇异的靡靡之音,经久不散,并且那道蓝光之中时而浮现出妖艳女子,不停的向无日宗宗主招出魅惑的引诱。只是这道蓝光在距离无日宗宗主不足三尺的范围之时,无日宗宗主忽然张口一吸,蓝光中浮现出的妖艳女子连同蓝光一起,尽数被无日宗宗主吞入腹中。

    蓝光被吞,紧接着就是攻击速度最快,也最为刚猛的要数那道擎天巨剑,只不过看起来威猛霸气的一击,到了无日宗宗主手中,竟是一掌被其击碎,擎天巨剑瞬间化作散落的灵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消息。

    与此同时,那名苍老许多的结丹期修士立刻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的气息变得萎靡不振,犹如垂暮老者自空中掉落下去,摔在地面上生死不知。

    这时,霸道无比的光逝流枪已经到了无日宗宗主身旁,九道分不清真假的碧绿长枪,瞬间落在无日宗宗主的身上,爆发出一声‘轰’的巨响,碧绿色光芒瞬间大涨,几乎照亮了漆黑的夜和地面上覆盖了一层的白雪。

    碧绿色的光芒一闪而逝,爆炸产生的冲击波瞬间就让无日宗宗主下方十几丈的积雪和帐篷,全都化作齑粉,就连隔着五十多丈远的苍岳士兵,也在这股狂暴的能量之下吹得盔甲东倒西歪,不少士兵更是摔倒地上,手中的兵器都不知道弄丢在什么地方。

    当爆炸散去,碧绿色的光芒也随之敛去,而在爆炸中心位置的无日宗宗主却毫发无损,只见他的周身环绕着一层银色光球,而在银色光球里面的他,就连衣服都没有任何损伤。

    这时,汹涌燃烧的烈焰瞬间落在银色光球之上,灼热的高温使银色光球扭曲变形,颜色也逐渐变淡,但银色光球始终不破,任凭灼热的高温灼烧成透明色都没有破开。

    血月教教主见此,脸色微沉。

    他是真的没想到,无日宗宗主周身的银色光球竟然有如此的防御能力,因为在攻击之前,血月教教主就已经尝试过用神识攻击无日宗宗主,当时他就发现银色光球可以抵御神识攻击,并且隔阻外来神识的探查。

    起初,血月教教主以为这是无日宗宗主所做的神识防护,现在看到两件法宝产生的最强攻击光逝流枪和烈焰赤剑,竟是一点也无法破了银色光球的防御。

    就在这时,六翼金蝎子瞬间飞到了银色光球附近,丝毫不惧银色光球上汹涌燃烧的灼热高温,尾部的金钩剑散发着金色光芒,其中隐藏着一股锐利的气息,瞬间划在银色光球之上。

    一直无法攻破的银色光球,竟然在六翼金蝎子的一击之下分成两半。同一时间,汹涌燃烧的烈焰瞬间通过裂开的大口涌入其中,扑向无日宗宗主。

    与此同时,血月教教主身旁飞旋的血刃,瞬间散发着血色光芒冲向了银色光球之中,速度之快,尚不等银色光球合拢在一起,血刃已经冲入其中。

    此时,血刃散发出鲜红欲滴的血液,一进入银色光球就化作一片密密麻麻的红色血丝,这些血丝如同软体动物的触手一般,顷刻间全都扑向无日宗宗主的丹田。

    无日宗宗主看着血刃散发出来的红色血丝,双手在胸前快速的完成法诀,就见他的手中一股银色光芒亮起,紧接着猛然拍向穿梭在附近的血刃之上。

    砰!

    沉闷的响声猛然响起,血刃受此一击,其上流淌的红色血液瞬间崩落,形成一片血雨全部溅射在无日宗宗主身外的银色光球。

    见到银色光球上面全部都是鲜红的血滴,无日宗宗主撤掉银色光球的防护,直接面对血刃散发出来的红色血丝,以及汹涌燃烧烈焰的赤剑。

    高温之下,无日宗宗主也不敢懈怠,只见他迅速自储物袋中取出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当这颗珠子出现,一股水汽立刻弥漫在无日宗宗主周身,拦住了扑向他的汹涌烈焰。

    那些扑在无日宗宗主丹田的红色血丝,竟然被全部隔阻在外,完全无法穿入无日宗宗主的身体。

    血月教教主见到血刃无法伤及无日宗宗主的肉身,当下控制着六翼金蝎子再次向无日宗宗主发动攻击,金光闪烁的金钩剑,瞬间冲着无日宗宗主的丹田刺过去。

    就在这时,无日宗宗主的眉心之处突然迸射出一股银色的光芒,那银色光线迅疾无比,速度之快,血月教教主还没能看清楚是什么,正在向无日宗宗主划过的六翼金蝎子忽然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于是,来自荒古时代的六翼金蝎子的元神,忽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融、变浅,而它元神之上散发出来的荒古气息,也在以更快的速度逸散消失掉。

    一个呼吸的功夫,六翼金蝎子的元神只剩下一丈来长,而且它的气息还在消失,就连尾部的金钩剑也一同随着减弱,由下品法宝跌落至中品法器。只怕等到六翼金蝎子的元神彻底溃散,金钩剑也会沦落成一件废品。

    无日宗宗主见此,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六翼金蝎子本身就是上古时期被封禁的元神,经历过漫长的岁月遗留下来,而它也在漫长的岁月中,从恐怖无比的实力,跌落至一只带有荒古气息的普通六翼金蝎子的元神,并且还十分的脆弱。

    元神,也是一股精神力量。

    而六翼金蝎子经历的岁月太久了,精神力量不知被削弱了多少倍,无日宗宗主只是汇聚自己的神识对此来上一击,所以六翼金蝎子的元神才会瞬间溃散。

    神识击溃六翼金蝎子的元神,无日宗宗主立刻挥拳打向身后不远处控制着碧绿长枪的结丹期修士,隔空的一拳,空间一阵晃动,紧接着那名结丹期修士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丹田内的金丹已经被一拳击碎,瞬间从高空中掉落在地上没了气息。

    血月教教主见到自己仅剩的一名结丹期修士的手下丧命,一咬牙,浑身气势瞬间不断攀升,顷刻间周身外散发出的气势,已经到了元婴境界,不过这还不止,又是一个呼吸的功夫,血月教教主周身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已经隐隐有了元婴中期之相。

    那正是血月教的看家本领“血月斩”,可以用出超出自身修为法诀的强力功法。

    “斩!”

    血月教教主轻声突出一个字,血刃瞬间化作一道血色流光,顷刻间带走了两名躲在一里之外的无日宗结丹期修士,血刃迅速将他们的精血全部吞噬一空。

    这时,无日宗宗主已经看出血月教教主使用秘法提升修为,当下不在隐藏自己的实力,元婴中期的气息散发出来,一股强大的神识汇聚成一只银色细箭,瞬间冲向血月教教主处在眉心的识海。

    银色细箭直接突破了血月教教主的神识阻挡,彻底没入血月教教主的识海中,银色细箭瞬间就在血月教教主的识海中掀起一股精神风暴,识海中传来撕裂的疼痛,令血月教教主口中发出一声闷喝。

    “啊!”

    血月教教主虽然使用秘法提升了修为,可是元婴初期的他对神识的了解还停留在结丹期阶段,相比于已经到达元婴中期的无日宗宗主来说,还是个运用神识的孩子,所以才会让无日宗宗主一击得成。

    然而,识海中掀起的精神风暴,已经让血月教教主头疼不已,而他的口、鼻、耳朵中,都在这股突如其来的精神风暴下渗出鲜血,显然,无日宗宗主的神识攻击一下子就重创了血月教教主。

    神识受创,识海中疼痛也让血月教教主更加清醒,自己现在根本不是无日宗宗主的对手,于是借助秘法提升修为余下的时间化作一道遁光疾速而逃。

    无日宗宗主看着离去的血月教教主,虽然有心想要斩杀对方,却是余力不足。

    自己旧伤未愈,方才动手也不过是仗着修为压制,强行逼走了对方,他心中也自知,已经到了元婴初期的血月教教主加上秘法提升的修为,一时之间很难斩杀。

    若是他强行出手,也是有可能得手,不过这伤势的恢复,就是不知道要等到何时了,眼下凌天宗没有任何动静,这也是他也一直不敢轻举妄动的原因所在。

    如今苍岳和燕国处于两军对垒的关键局面,他一人的行动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轻易不得离开。

    一旦让燕国修士发现自己不在,无日宗的弟子和苍岳士兵恐怕会有灭顶之灾。其实他很清楚,燕国之所以不敢发动攻击,就是燕国修士惧怕自己元婴中期的修为。

    就在无日宗宗主闭目思索的时候,他的神识忽然察觉到两人朝着自己这边前来,面色顿时一凝。

    那二人的其中一人,他倒是认识,凌天宗的叛徒鬼道人,如今也是有所突破,居然到了结丹后期。

    不过一个修炼鬼术的邪魔外道,无日宗宗主也是甚为看不起此人,那鬼道人先前叛逃凌天宗之时,就曾经为苍岳跟无日宗效力过,不过终究这人是个燕国人,被众人所排斥,而且其修炼的鬼术更是需要活祭。

    这鬼道人因为害怕在燕国境内作恶被凌天宗发现,就经常拿苍岳的部落的人来下手。

    如今这个时候这鬼道人突然拜访,显然是来者不善,而且更让无日宗感到忧心的是鬼道人身旁的修士,那人的修为居然是元婴中期。

    无日宗宗主立刻在脑中浮现了无数预料,世上元婴之境的修士屈指可数,来者不知是南宫世家的家主还是凌天宗的掌教真人吴瑾瑜。

    既然这鬼道人都跟着,显然是那吴瑾瑜的可能更大一点,这鬼道人一向阴险狡诈,见风使舵,见了凌天宗的掌教真人吴瑾瑜下山之后,恐怕就立刻投降了。

    听闻这两人本是师兄弟,那吴瑾瑜就此放过鬼道人,也并不是不可能之事。

    先前被那叶天偷袭的伤还未愈,方才又跟血月教教主大战一场,耗费了许多灵力,如今这身份很可能是凌天宗掌教真人吴瑾瑜的元婴期修士,可谓是来者不善。

    “宗主,好久不见,如今怎么这般狼狈起来?”鬼道人看见无日宗宗主面露疲惫之色,不禁出言讥讽道。

    “鬼道人,无日宗宗主可以我的贵客,你可是要以礼相待才是。”刘子毅冷笑着看了鬼道人一眼,那鬼道人立刻毕恭毕敬的老实了下来。

    无日宗宗主看了一眼刘子毅,这少年的穿着打扮,确实是凌天宗的弟子无疑,不过却绝对不是凌天宗的掌教真人吴瑾瑜。

    不过为何这鬼道人对着少年言听计从,这人的身份究竟是谁,让他一时间也有些猜不透了。

    “哈哈,无日宗宗主,不必惊讶,在下乃是南宫世家南宫瑾,这肉身原本是属于一名叫做刘子毅的凌天宗弟子。”南宫瑾见无日宗宗主面露凝色,大笑一声说道。

    “原来是南宫瑾,如若小僧再完出生个几十年,怕是就不知道阁下的身份了,只是不是阁下来北方所为何事?”在听到“南宫瑾”的名字后,无日宗宗主的眉目顿时一挑,神色变得更加怪异起来。

    “在下不过是随意逛一逛,宗主不必介怀,不过我看到如今苍岳跟燕国僵持不前,宗主教内事务又是十分麻烦,所以就决议帮一帮宗主。”南宫瑾满怀笑意的说道。

    “小僧倒是写过阁下的好意了,不过这些事务都是本教之事,外人不便插手,还请小僧谢绝阁下的好意。”无日宗宗主淡淡摆手说道。

    “宗主,你谢不谢那是你的问题,在下只需替你办完事情就是,等到在下准备好了厚礼,到时候再来北方寻宗主相见。”南宫瑾话音一落,就带着鬼道人朝着南方飞驰而去。

    无日宗看着在消失在天际中的二人身影,心中的疑虑更是增多起来。

    这南宫瑾的名号他是听过的,号称当世第一修炼奇才,早在少年之时,就突破到了元婴期的修炼天才。

    最后因为遭到南宫世家家主南宫敬的记恨,被人联手偷袭,元婴遭到重创逃离,生死不知。

    如今几百年过去,这南宫瑾重现天日,怕是不知道要搅和出什么风浪来。


如果您喜欢,请把《仙宫》,方便以后阅读仙宫第五百四十五章 六翼金蝎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仙宫第五百四十五章 六翼金蝎子并对仙宫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