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4章 人性的孤岛(5000)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我会修空调 本章:第1084章 人性的孤岛(5000)

    黑雾里隐藏着未知的怪物,不过可能是受到门后规则的束缚,那些黑雾并没有向屋内扩散,居民楼内是安全的。

    楼外的小区对楼内的居民来说似乎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他们的一切都被留在了大楼内部,仿佛只要离开就会遭遇不详。

    黎医生关上了窗户,他就像是看不到窗框上的血迹一样。

    “只有房东可以随意进出居民楼,楼内租客想要在夜晚离开,必须要在房东的陪同下才行。”黎医生看着外面浓浓的黑雾:“他一定是心虚了,所以才会破坏规则,想要跳窗离开。”

    黎医生的话引起了陈歌的注意,这个小区远比他之前预想的诡异。

    如果说租户想要在晚上离开必须要房东的陪同,那房东死了怎么办?如果这里永远被黑夜笼罩怎么办?如果这里只是不断重复着同一个噩梦般的晚上怎么办?

    很多门后世界都停留在一个时段内,因为这一时段给推门人留下终生难以忘记的绝望。

    “杀害房东的人我们已经确定,现在我们只需要全力以赴,抓住那个杀害屈贵的凶手就可以了。”黎医生的话听起来冰冷、平静,还带着一丝杀气,他似乎把这栋楼当做了自己的猎场。

    现在猎场里出现了一个新的猎人,他想要做的自然是找出对方,然后干掉对方。

    “我建议大家再好好搜索一下这个房间,如果他真是杀害房东的凶手,屋里肯定还有其他线索,房东遗失的那些钥匙应该也在这里。”屈赢不在乎别人的生死,他需要的只是自己的钥匙,在他看来这楼内唯一安全的地方就是自己家,如果自己家都不安全了,那他每天晚上睡觉都不安心。

    “那个……”小孙似乎想要说什么,他看着身边几人,目光凝固在窗框的血迹上:“我们你是不是太武断了一些?仅凭一封信和几颗牙齿就锁定了凶手?而且我总觉得有问题,卫生间我也去搜查过,下水道那里……”

    “我们只是想要逼问出真相,做出选择的是他自己,他心中有鬼,所以才会想要逃走。”黎医生扫了小孙一眼,然后很快略过小孙,看向了陈歌:“你觉得呢?”

    所有人中黎医生唯一看不透的就是陈歌,他感觉陈歌身上有种让他很不舒服的气息,就好像是看见了同类。

    那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黎医生在看到陈歌的第一眼就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我赞同你的看法,当务之急是抓住那个杀死屈贵的凶手,我们几个都有不在场的证据,凶手肯定是我们之外的人,如果我们内讧,最开心的人是凶手。”一切都在按照陈歌的计划发展,利用这几位居民去搜查楼内其他居民,看到那些人的秘密之后,双方自然会形成对立,在双方互相针对的时候,他慢慢占据主动,直到楼内租客数量降低到一定程度,陈歌就会露出自己的獠牙。

    陈歌和黎医生看法相同,他俩都认为自己可以成为最后的赢家,区别只在于,陈歌知道凶手是外来者,黎医生并不清楚门外的情况。

    一个按照门内的规则去推测,一个结合门内、门外的情况设计布局,信息上的不对等,注定了黎医生会吃亏。

    大家维持着明面上稳定,实际上每个人都心怀鬼胎,当然除了小孙。

    这个憨憨的年轻人还在玩着侦探游戏,他想要找出真相,正在卖力的推测。

    他并不知道寻找真相只能是在阳光下进行,当黑夜降临,周围全部都是疯子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人去关心真相是什么,大家想的都是自己如何能够活下去。

    几人并没有在中年男人屋内找到钥匙,他们将屋子翻了个底朝天,最后只好放弃。

    离开中年男人的家,他们从三楼开始,挨个房间排查。

    屋内的人不开门,他们就想尽办法破坏掉门锁,进入其中。

    大楼藏污纳垢,沉积了数年的黑暗,被一把更黑暗的刀子划开。

    异装癖、出轨、激情杀人、潜逃的罪犯、精神变态……

    一扇扇门后隐藏着一个个扭曲的灵魂,他们守着自己最肮脏的秘密,一点点丧失人的外貌,变成畸形的怪物。

    陈歌在向暖的门后世界里看到了人性的底线,他们就隐藏在普通人当中,也许在某一个瞬间还曾和我们擦肩而过。

    从三楼一直走到八楼,在搜查凶手的过程中,陈歌他们遭到了巨大的阻力。

    当秘密被曝光,大部分扭曲的租客都选择了最极端的方式去反抗,他们之中有些人根本不在乎凶手是谁,他们只想守住自己的秘密。

    黎医生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地步,在搜查的过程中,大头被一名潜逃罪犯刺伤,他本人也受了轻伤。

    困兽犹斗,那些租客为了不让自己用来栖身的人皮被掀开,他们使出浑身解数。

    有的用花言巧语哄骗,有的用暴力去驱赶,有的想要蒙混过关,还有的甚至想要将所有人都杀掉,这样就能守住自己的秘密了。

    整个队伍当中,除了李婆婆和跟在后面的温晴外,只有陈歌没有受伤,他冷眼旁观,阴瞳凝视着人性中的阴暗面。

    再次回到房东居住的九楼,几人聚在901房间门口。

    凶手没有找到,房东丢失的钥匙也没有找到,所有人都拖着疲惫的身躯。

    “等楼道门打开以后,我一定要搬出去。”小孙脸色苍白,毫无血色,他的世界观在一夜之间被颠覆,这一个小时之内看到血腥恐怖场景,比他前二十年在电影里看到过的限制级场景都要多。

    高强度、高频率的刺激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他似乎患上了开门恐惧症,连推开门的勇气都没有了。

    “找不到钥匙,楼道铁门上的锁就无法打开,咱们谁都出不去。”陈歌单手提着背包,他一直在保存体力,不间断的呼唤着员工的名字,除此之外再没有去做任何事情。

    “可是大部分房间我们都已经找过了,那么多钥匙,杀死房东的凶手能把它们藏在什么地方?”屈赢和他女朋友也被吓的不轻,和那些最底线的畜牲比起来,他俩只能算是人渣。

    “我只找过了一部分房间,这楼内还有一部分房间我们没有去过。”图穷匕见,陈歌现在状态很好,他一路都在划水。

    “你是说三楼以下的房间吗?”屈赢点了点头,现在只能把希望放在一楼和二楼了。

    “不,我的意思是说咱们几个的房间。”陈歌刚说完这话,黎医生和大头的脸色就发生了变化:“凶手知道自己暴露,很可能会选择去嫁祸我们几个人,比如把某些不重要的证物放入我们几个的家中。”

    陈歌说的就是黎医生和大头的做法,大楼内的租户,死的死,伤的伤,还有一部分被捆绑起来,失去了行动能力,陈歌现在已经不再忌惮楼内租客了。

    这栋楼内居住着众多人渣和畜牲,他们数人联手,身体素质不如从前的陈歌必死无疑,可惜他们的自私和阴暗给了陈歌机会,让陈歌在夹缝中找到了一条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路”。

    黎医生轻伤、大头重伤、丁阿姨躲在自己房间,屈赢卑鄙无耻肯定不会帮忙,所以陈歌现在的对手只剩下黎医生了。

    摊牌已经成为陈歌的选项之一,不过他依旧没有跟楼内租客撕破脸皮,能够他们互相残杀,为什么非要自己动手?

    普通人进入这样的大楼,首先想的肯定是如何保命,然后在保命的前提下通过种种线索找到钥匙,然后离开这栋建筑,市面上很多电影、游戏都是类似的套路。

    但陈歌的攻略方式不太一样,他想要把这栋大楼里的人渣和变态全部干掉,当所有人都无法反抗的时候,他就算没有逃出这栋楼,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通关了。

    “我们几个不是凶手,你这么怀疑也有道理,我们可以回自己家里看看,如果在谁家里发现什么东西,可以拿出来给大家一起分享。”黎医生眼神依旧凌厉,但脸上也有一丝疲惫,这栋楼内的水太深了,很多租客隐藏的秘密他都是第一次知道:“凶手非常狡猾,很可能采用你说的方法,我们想要不中计,必须要相信彼此。”

    黎医生和大头心里很清楚,他们虽然是杀死房东的凶手,但并不是杀害屈贵的凶手,这大楼里真的还存在另外一个未知的杀人魔,这也是他们会配合陈歌进行调查的原因。

    他们杀死了房东,掌握有所有房间的钥匙,但是那个杀人魔却能够通过的窗户自由进入别人家里,这在他们看来是个非常大的隐患,说不定他们房间里的秘密也已经被第三者知道了。

    人为了隐藏自己的黑暗面真的会做出很多事情,陈歌也正是利用了这一点,让这几个变态在深渊中不断坠落。

    “先检查一下九楼和十楼,如果这里再没有什么发现的话,我们就开始搜查自己的房间吧,一定要注意安全。”陈歌一开始还想着借助楼内租户的力量去对付被诅咒医院的怪物,他没想到那怪物会如此精明,根本不给自己机会,现在楼内租户都快要死完了,他依旧没有出现。

    没有钥匙,陈歌他们想要开门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陈歌他们将九楼的所有房间门全部打开。

    九楼的六个房间从装修风格和内部家具摆放全都一模一样,只看外观的话,就像是一个模具里拓出来的。

    “房东为什么要弄出六个完全一样的房间?”

    “表面一样,内部可能不同。”陈歌的记忆力远超常人,他清楚记得901房间的某些细节,对比过后,发现了很多问题:“有的房间里卫生间的镜子被拆卸下来,里面安装了夹层,有的冰箱后面的墙壁被掏空,还有的房间床下面增加了隔板,可以藏一个人在里面。”

    “房东为什么要这么做?整个九楼只有他一户,他为什么要把六个房间全部改造成这样?”小孙还没意识到陈歌所说的那些细节有多么恐怖。

    “也许是为了监禁某个人,将其折磨疯。”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们有没有发现,九楼所有房间的窗户全部被水泥砌死,整个房间是完全封闭的,根本出不去。”陈歌站在窗户旁边:“这就为监禁提供了一个合适的场地,住在这样一个房间里,昏迷之后你再次醒来,能够发现自己被转移到了另外一个房间吗?”

    “你什么意思?”

    陈歌指着被做了手脚的卧室床和镜子:“举个例子,比如一个人半夜惊醒,他去厕所照镜子,发现镜子里的人不是他,他会不会感到非常害怕?”

    “幕后黑手想要把被囚禁者逼疯?”

    “没那么简单,你们有没有发现屋里到处都摆放着没有贴标示的药瓶?”陈歌一开始觉得房东已经死了,不想在房东身上浪费时间,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房东身上竟然也隐藏着一个很大的秘密。

    “这些药瓶是关键吗?”小孙随手拿起一个药瓶,打开看了看。

    “如果被监禁者服用药物睡着之后,再次清醒过来,一切就又都恢复了正常,他会不会觉得是自己病了?从而更加需要那种药物?”

    说道这里,陈歌看向茶几和餐桌:“所有房间里几乎随处都摆放着那种没有贴标示的药瓶,这也是一种心理暗示,想要让屋内的人更加的依赖这种药物。被监禁的人可能一开始会怀疑药物的作用,但随着他看到的场景愈发古怪,他会慢慢接受药物能够治愈自己的事实,而最残酷的地方就在于,那些药物其实根本救不了他,只会不断加重他的病情,让一个正常人被彻底逼疯。”他在九楼每个房间里都发现了大量药瓶,这些药瓶全都没有贴标示:“黎医生,你能看出来这是什么药吗?”

    “有的像是安眠药,有的我也不认识,应该是治疗精神疾病的,我不太确定。”

    “这栋楼内只有你的职业和医药有关,如果连你都不确定,那这个线索对我们来说意义不大。”陈歌正要将药瓶放回去,一直跟在他身后很少说话的温情突然拽了他一下。

    陈歌心领神会:“这六个房间里应该还隐藏有线索,大家分散开,再搜查一遍吧,如果没有收获,那我们就在十楼集合。”

    等大家离开之后,温晴才开口说道:“陈歌,这是治疗狂躁症的药,我给向暖买过很多次,以前房东没有搬出金华小区的时候,家里也有很多这种药。”

    “你说这药是房东的?”

    “恩。”

    看到药物的时候陈歌有两种推测,第一药物是黎医生的,因为他本身是医生,并且和房东的死有关,但是这么算的话时间对不上,毕竟修建六个完全一样的房间需要耗费很长时间。

    第二种推测就是药物是房东的,那个囚禁别人的混蛋就是房东,六个房间全都是他打造的,为的就是把一个人给逼疯。

    “在你印象中,房东是个什么样的人?”

    “房东是金华公司的老总,一个很不幸的老人,他家人全部死于一场火灾,从那以后他就变得沉默寡言。不过那老人很喜欢孩子,也是少有的,不讨厌向暖的人之一。”

    “你对他印象不错?”

    “我很忙的时候,他曾帮我照顾过向暖。”

    “你让一个患有狂躁症的人帮你照顾向暖?”陈歌都感到惊讶了。

    “那些药是房东给自己孩子买的,他的小儿子患有严重的狂躁症,一直没有治好,病情反复,药一用就用了一辈子。”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吗?躁狂症患者的父母、同胞手足、子女,患病机率是百分之十二到百分之十五,远高于一般人群。”陈歌跟着高医生真的没少学东西,耳濡目染,他了解了很多心理学知识。

    “可那个老人很和蔼,他对谁都非常好,所有见过的人都发自内心的尊重他。”

    “你见识过楼里这些披着人皮的畜牲后还能说出这话?他们在人前的和善都是为了隐藏私底下罪恶。”陈歌语速变快:“你以前经常让他照顾向暖吗?”

    “也不是经常,偶尔会有一两次。”温晴脸色苍白,他想到了很不好的事情:“陈歌,你说这六个相同的房间会不会是专门为了囚禁向暖改造的?”

    “我也不清楚,但有件事我倒是弄明白了。”陈歌站在角落里,压低了声音:“门后世界的一切都是根据‘推门人’记忆编织而成,我从进入这里之后就很奇怪,向暖是怎么知道了所有租客的秘密?我一开始以为向暖有洞察人心的能力,听你这么一说我才知道真相要比我猜测的残酷无数倍。”

    “真相?”

    “你还记不记厕所里的电视机,以及电视机后面密密麻麻的线路?”

    “记得。”温晴产生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房东一直在通过监控偷窥楼内居民的生活,他看到了所有人最肮脏丑陋的一面,然后他可能又让纯净如同白纸一般的向暖观看了这些。他在人前告诉你世界很美好,花是红的,天是蓝的,可他在人后却不断告诉向暖,屏幕里播放的才是真实的人性。”

    陈歌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他已经尽量不用那些比较过分的词汇,可温晴听到以后还是差一点晕倒。

    她无论如何都不敢想象,向暖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很可能就是因为她曾经的大意。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有一座冒险屋》,方便以后阅读我有一座冒险屋第1084章 人性的孤岛(5000)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有一座冒险屋第1084章 人性的孤岛(5000)并对我有一座冒险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