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5章 那些被我治疗过的患者都很尊敬我(4000)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我会修空调 本章:第1085章 那些被我治疗过的患者都很尊敬我(4000)

    轻拍温晴的肩膀,陈歌小声说道:“打起精神,现在不是悲伤和后悔的时候。”

    温晴缓了很久才恢复正常,她深吸了几口气,点了点头。

    “接下来咱们就去十楼,看看房东真正的秘密是什么,等知晓一切之后,我们就该离开这栋楼了。”向暖和被诅咒医院的怪物全部失去了踪影,陈歌也不想在同一个地方停留太久,他担心自己会错过一些事情。

    十几分钟后,众人在九楼和十楼的楼梯拐角集合,他们搜查了屋内所有地方,但都没有什么收获。

    “这栋大楼最后的秘密应该隐藏在十楼,大家做好心理准备。”陈歌在说这话的时候,双瞳扫过黎医生和大头。

    黎医生和大头提着装有开锁工具的不透明袋子,两人站在一起,目光躲躲闪闪,不跟陈歌对视,他们似乎背着陈歌有了另外的计划。

    想要动手了吗?

    陈歌仍旧和平时一样,说话语气和表情都没有太大的改变,只不过他不再把自己的后背暴露出来,一直跟温晴和小孙走在一起。

    上楼的时候,陈歌还特意抓住了孔赢,不断询问他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

    刚才短暂分开时,这几名房客分散在各个房间里,但是他们回来的时候,黎医生、大头和孔赢夫妻是一起的,他们四个对陈歌的容忍似乎已经到了极限。

    来到十楼,几人没用多长时间就撬开了1006房间的门,撬的多了,他们也愈发熟练了。

    防盗门打开后,一股淡淡的臭味从房间里飘散出来,好像有什么东西腐烂变质了。

    “十楼平时只有房东会过来,这一层不对外出租。”屈赢捂住口鼻,对陈歌来说只是很普通的臭味,楼内居民却觉得非常刺鼻,反而是陈歌觉得无法忍受的恶臭,别人都闻不到。

    1006房间只是大概装修了一下,地面上满是积水和污渍。

    寻着那刺鼻的气味,几人进入屋内,发现1006房间里除了一个个大冰柜外没有摆放任何家具。

    “冰柜里不会藏着尸体吧?”温晴躲在了陈歌身后,但是又被陈歌拽到了身边。

    “不要离开我的视线,尸体虽然可怕,但不会对你起杀心,我背后不安全。”陈歌随手打开了一个冰柜,里面装满了烂掉的蔬菜和肉类,还有大桶的纯净水:“房东准备这么多食材干什么?”

    几人将屋内所有的冰柜全部打开,并没有什么恐怖的画面,前几个冰柜里都存放着食物,最后一个冰柜周围散落着各种坏掉的肉类和生食,冰柜里面则放着几大包药。

    陈歌将一包药从冰柜里取出,打开一个药瓶看了看:“这种颗粒剂药物,吸潮后会加速药物成分分解变质,严重影响药效,房东手里有大量这种药物,他对这种药物非常了解,应该不会把它们放入冰柜当中储藏。另外,你们看周围散落的生肉,来者可能只是想要随便找个地方存放多余的药物。”

    “房东死后掌握钥匙的肯定是凶手,你是说凶手进入过这里吗?”黎医生提着一个黑色不透明袋子走到了陈歌身边。

    “我可没这么说。”陈歌侧头看了黎医生一眼:“话说你拥有一份那么体面的工作,收入相比较普通人来说也不算低,为什么非要住在这里?”

    “住习惯了。”黎医生淡淡的回道。

    “习惯了这里的脏乱差,还是习惯了这里的管理混乱?”

    “习惯了这里的空气,住在这里我感觉很舒服,懒得搬去其他地方了。”黎医生关上了冰柜:“走吧,去下一个房间看看。”

    他提着黑色袋子背对陈歌,故意从陈歌身前走过。

    陈歌提着背包,视线根本就没有放在黎医生身上,而是歪头打量着有些紧张的屈赢。

    “你在看什么呢?”

    “没什么。”屈赢一手捂住肚子,跟着黎医生和大头走出了房间。

    小孙也正要往外走,但是被陈歌一把拽住手臂:“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小孙还没有分析出谁是凶手,正紧皱着眉毛在思考。

    “电工被杀的时候,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也没听到太多东西,只是我感觉电工好像认识丁阿姨和黎医生,他们不像是普通的邻居关系。”小孙能看出一些细节,他只是思考的方向太过狭隘。

    “他们关系亲密,丁阿姨和黎医生却执意要杀死电工,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杀人灭口?”

    “没错,电工是个虐待弱者的变态,丁阿姨是心理有问题的人贩子,最恐怖的是黎医生,一切都是他在策划。”陈歌突然说了这么一段话,信息量很大。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为什么现在才说出来?你想干什么?”跟着真正的凶手去追查凶手,跑遍了整栋楼,小孙只是想一想就觉得可怕,他现在不敢去信任任何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也不例外,只不过有些人的秘密不会去伤害别人,而有些人的秘密却是建立在伤害别人的基础上。”陈歌轻轻拍了拍小孙的肩膀:“人性是世界上最复杂的,是作为个体独一无二的烙印,我不会强求你去做出什么选择,但我希望你能好好思考一下再去决定怎么做。”

    小孙出现在向暖的门后世界,说明他本人可能也有一些问题,只不过他没有被这样的环境同化,身边的黑暗并未让他沉沦,他在门外离奇失踪很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陈歌觉得小孙是可以争取的,他一路上都在观察小孙。

    想要在门后世界获得陈歌的信任很难,因为陈歌本来就是那种容易相信别人的人,不过他身上也有一个优点,那就是一旦真正相信了某个人后,很少会动摇。

    “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首先要做的是保护好自己,别再乱说话了。”

    之前小孙对陈歌来说只是陌生人,对方是死是活陈歌并不是太关心,最多也就是能帮的话帮一把。

    现在陈歌想要小孙成为自己的同伴,自然不会再放任小孙“胡说八道”去引麻烦了。

    听了陈歌的话之后,小孙面带疑惑,他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楼廊上传来大头的惨叫,陈歌走出1006看见大头坐在楼道里,手捂着自己的肚子,血顺着绷带渗出。

    大头伤势变得严重,黎医生中间曾提出让他回去静养,但是大头死活不愿意,他似乎知道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想要留下来帮助黎医生。

    很快十楼的其他几扇门被打开,从1006到1002号房他们都没有什么有用的发现,直到1001房间,也就是这栋大楼顶层走廊最深处的那个房间。

    铁门还没有被完全打开的时候,陈歌他们就听到了从房间里传出来的声音,像是一个小孩在哭。

    “屋内有人?”

    陈歌本来并没有在意孩子的哭声,但是他发现黎医生表情也非常诧异后,渐渐的感觉不对劲了。

    杀死房东的真凶黎医生都不知道房间里为什么会出现哭声,那说明房间里肯定出现了某种变故。

    彻底拉开防盗门,几人看到屋内的场景,表情全都发生了变化。

    1001房间的地板和墙纸上画满了睁开的眼睛,客厅里没有茶几、沙发之类的家具,只是堆放着十几台大大小小的方箱电视机。

    那些电视机层层叠叠落在一起,最中间的电视机屏幕是打开的,上面播放的画面是一个孩子坐在十几台电视机中间,脸色苍白,瞳孔颤抖,非常不安的观看着周围的电视。

    “向暖!”

    看到电视机屏幕上的那个男孩,温晴没有控制住,直接喊出了声。

    自己的孩子,曾经有过这样的遭遇,温晴站在客厅门口,她的眼睛瞬间就红了,肩膀也在打颤。

    她不敢去看那台电视机,但是视线又控制不住的瞟向那里,屏幕上的孩子独自一个人在挣扎,脸上的表情时而正常,时而狰狞可怕,宛如一个怪物。

    钥匙被凶手拿走,但是黎医生的表情也非常惊讶,他显然不知道是谁将电视机打开的,这并不是说他洗脱了嫌疑,而是说明打开电视机的人很可能不需要房东的钥匙也能够进入这个房间。

    陈歌脑海里瞬间浮现出向暖的身影:“推门人是向暖,这是他的门后世界,他想要引导我们看见真相?”

    几人站在原地,他们正考虑要不要进屋的时候,电视机屏幕里的向暖突然抬起了头,他隔着电视屏幕看向了站在门后的众人。

    “走……”

    很轻很轻的一个声音从电视机里传出,紧接着所有电视机的屏幕全部被打开,一幅幅画面播放出来。

    302的中年男人比对着模特的尸体,扭动人偶的关节。

    205房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将李婆婆的遗像摔到李婆婆身前,将桌上的贡品扔了李婆婆一身,掐住了李婆婆的脖子。

    701的男人用烟头烫平指纹,拿着刀站在镜子旁边,镜子上贴着印有他自己照片的通缉令。

    702的年轻女人坐在电脑前,她满身鲜血,身后躺着一具中年男性的尸体,她似乎正在网上搜索如何快速有效的处理大型垃圾。

    505房间一个化了淡妆的男人穿着妻子的衣服,拿着妻子的照片,看着镜子里冻僵的妻子,摆出了和妻子一样的姿势。

    602的厨房当中,一个男人一遍又一遍的洗着手,他使用各种工具,搓烂了手上的皮还不停止,血越洗越多,怎么都洗不干净了。

    301房间,吴悠被一个看不见脸的大人捂住了眼睛和耳朵,他倒在血泊中的父母正被其他楼内居民拖拽出客厅。

    ……

    一段段让人不寒而栗的视频在屏幕上播放,向暖被围在了中间,他的表情愈发狰狞,双手挥舞,抓着地上的什么东西就往嘴里塞。

    他吃完之后,所有屏幕上的画面都开始闪动,随着他重重摔倒在地,屏幕上的画面全部消失了。

    屋内安静了下来,众人耳边只剩下温晴充满自责的哭声。

    视频里的画面非常真实,也正因为真实所以更加的让人害怕。

    “这就是楼内最后的真相吗?”小孙有种快要被逼疯的感觉。

    “你错了,这只是真相的一部分。”陈歌看向黎医生:“刚才播放的那些视频里为什么没有你、大头、丁阿姨和电工的视频?”

    “很奇怪吗?这难道不是正好说明我们是普普通通的正常人吗?”大头插嘴说道。

    “别再自欺欺人了,电工做过什么你们很清楚,你们杀他就是为了保全自己。”陈歌拉开了背包拉锁:“杀死房东的凶手就是你们四个人。”

    1001房间里气氛凝重,许久之后,黎医生冷漠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惊悚的笑容:“你说对了,房东看到了我们的秘密,他是被我们四个联手杀掉的,那些牙齿和承诺书都是我们的东西。你很聪明,但是你明白的太晚了,这栋楼内现在已经不会有人帮你了。”

    看到黎医生脸上可怕的笑容,陈歌也笑了起来,他的笑容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但在这种情况下,他的笑容显得更加诡异:“你怎么知道我是现在才想明白的?”

    听到陈歌的话,大头和黎医生都笑了,他俩朝屈赢招了招手,三个人分别从三个方向围住了陈歌。

    “其实从一开始我们就骗了你,我根本不是什么儿科医生,大头也不是我的患者。”黎医生掀开了袖子,露出了胳膊上瘆人的疤痕和针孔:“我们两个都是病人,而且是很严重的、无法控制住自己的病人。”

    他们在黑色不透明的袋子里摸索,那里面不仅装着开锁用的工具,还装着两把尖刀。

    “上楼的时候,我无数次想要从袋子里取出这东西,最后都忍住了。”黎医生拿着刀子,他根本没有把陈歌当做人来看待,那种目光更像是在打量待宰的羔羊:“我一直觉得楼内很吵,现在总算清净了,我也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新房东了。”

    “你想的倒挺美。”陈歌把手伸进了背包里:“其实我也欺骗了你们,我根本不是什么心理医生,那些被我治疗过的患者,他们都叫我碎颅医生。”

    五指握紧了宛如活人脊骨的锤柄,陈歌在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已经向前冲刺,抡起碎颅锤重重击打在了屈赢身上。

    吐了一大口血的屈赢瘫倒在地,满脸无法相信的表情。

    他一句话都没说,甚至脑子都没转过来的时候,胸口就瘪了下去。

    “为什么是我……”

    身体失去了行动能力,屈赢眼看是要不行了。

    “现在就剩下你们两个了。”陈歌站在门口,碎颅锤上的倒刺摩擦着墙皮,发出瘆人的声响。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有一座冒险屋》,方便以后阅读我有一座冒险屋第1085章 那些被我治疗过的患者都很尊敬我(4000)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有一座冒险屋第1085章 那些被我治疗过的患者都很尊敬我(4000)并对我有一座冒险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