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1宋辽大战暴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山水话蓝天 本章:441宋辽大战暴发

    尽管水泊上只一条小船火光,只这条小船上的人在一个操船水手陪伴下孤单单喊话,但在酒店周围各自单独立营的东平东昌府官兵却在第一时间弃了营帐仓皇逃走了,唐斌之战时,他们已吓破了胆,生怕落个王欢的下场,不敢抱任何侥幸。

    事实也证明他们从都监到小兵都是明智的。

    在他们弃营飞快逃跑中看到了离他们营不远处陆地上有大量火把突然亮起,火光中露出梁山军凶恶身影......

    王智慧的亲兵却是在值夜中最先发现了泊中出现梁山人。酒店就在泊边高地上,离水泊最近,还居高临下看得远......

    王智慧的反应奇快,可是,就算他不顾天寒地冻光着身子第一时间内逃,却是在最优越安全舒服的酒店处营寨中,被东平东昌府的营盘紧围着。外围的人固然最容易遭受攻击最不安全,但此刻也最方便逃。里面的哪里能有机会逃脱。

    王智慧眼瞅着黑夜中无数火把围住了这里,无数的箭在火把中对准这里展露着杀机,他心中大叫一声完了,吓得差点儿瘫倒在地,完全忘了赤脚睡衣却站在冰冷酒店外的难受,忘了往日自负的号称比赵廉更有治军才能的统帅级军事本事。

    在这的济州府三千官兵不足为靠。

    都只顾着逃跑,梁山人也没拦着,任其从特意留着的出口钻走,济州军没人听王智慧的,甚至没一个将领会顾忌他这个能见到皇帝的贵族都监的权威,但王智慧和亲兵却一个也不得逃,已有想浑水摸鱼逃走的亲兵被无情射杀,衣服不同。

    王智慧和家将识相的老实被活捉,否则当场就得成豪猪,就算束手就擒得死,那也不用立即惨死不是。

    在这种绝境情况下,能多活一会是一会儿,说不定就能有转机呢。

    梁山人也确实没杀他们,踩在脚下肆意殴打羞辱,并且把最凶恶有力不老实的家将头目单独拎出来泡制。

    用酒店很方便的烧了开火,在寒冷的店外浇在扒得赤条条躺那的家将头目身上,用竹刷子刷,烫熟的肉一层层刷下来,那种惨痛.......如此不算,折腾够了,人还活着,还有精神,还很能感觉到痛和恐惧,又用王智慧为享受而特意带来的食用油浇了点成了火炬.......满身大火跳腾扑腾,渗人灵魂的惨嚎,最终扑倒在地寂然不动,化为焦骨飞灰......其情景之恐怖非语言能描绘万一。杀鸡儆猴,吓得王智慧等往日再凶恶胆大也无不屁滚尿流瘫软一团,老实得很.......

    梁山军收拾了朝廷义务积极运送到这的粮草,没收了王智慧一伙的盔甲武器和以门第权势得会来事的唐恪关照的好马,撤回了梁山,却没稀得要官兵的帐蓬以及惊慌逃命中丢下的武器,后来通知三府的兵赶紧过来把这些垃圾收走了。

    王智慧和剩下的家将被丢在了芦苇荡中的一处小高地上住着。

    这个小高地水面部分不到十平大,上面有个芦苇席盖的棚子,也算是能遮风挡点雨雪酷寒,却是住不下王智慧一伙。全部在棚子里就只能都坐着睡。此外,还有个陶罐,做饭用的,梁山人放了些小土豆、白菜帮子和一点玉米粒,这就是王智慧一伙困在这过日子的食物了,得自己动手从泊中取水弄周边枯萎的芦苇煮饭吃,也得弄芦苇铺棚子中的地才能坐或躺躺,得万分小心别引起芦苇荡火灾,否则都得自我为烤猪,或是钻入冰冷水中逃避大火却冻死,都是个死。

    京城的王家会最快得到消息,得竭尽打点梁山满意以赎回王智慧。

    王家的营救态度和能力决定着王智慧的下场。

    赵岳不以残忍之极方式报复仇杀弄死王智慧,很大度,部下折腾得王智慧从此丧胆,至少决不会再有勇气挑衅梁山。

    赵岳不屑就这么让王智慧从末世中还未到的尸山血海惊涛骇浪中幸福地早早解脱。

    现在弄死,太便宜了这种垃圾。

    ...........................

    切不提王家当天夜里院子就被丢了纸条得知了消息会有什么反应。

    朝廷是在第二天下午才得到再败的消息的,自然是梁山周围三府官员私下详细核计沟通好了,用语不同,口径却大体一致的报告了京城。都绝口不是王智慧,只把罪责全推到邓宗弼三将的身上......奏折中一致称怀疑是三将投降梁山。

    朝廷大惊失色。

    这样也会败,还是转眼间全军覆没级惨败?

    急忙查看捉拿邓陶张的家眷,当然也包括上次强忍着任性没问罪的辛从忠家眷,结果却全是扑了个空,家中根本没人在,家眷主卧都落了不少灰尘,显然有几日没主人在了。

    邻居很惊讶,说:“不对呀,他家虽然大门总关着,谢绝一切来访,有事,一切等当家的将军回来再说,却几乎天天有人出来买菜.......怎么会人没了.......”

    从四将家中出来买菜的汉子未必就是邻居多少认识的四将的家将,乔装冒充又没什么难的......但,这就成了谜案了。

    梁山这边,悬挂示众的三将的武器也不见了,酒店打出了一条横幅,上书一句话:我只想安安静静在梁山生活,不想造反,你们为什么偏要愚蠢得硬逼着我反呢?“

    朝廷越发认定必是四将心向沧赵,处心积虑卧底坑国,拉着朝廷供养和辛苦整训出来的精兵归了梁山.......全是叛徒。

    从赵佶父子到下面的文武皆惊怒不已。

    唐恪,一脸如见了鬼的神情。

    有官员跳脚奉道:”梁山怕是得了征剿的大军,若是让那赵二得了空隙把大军收服整编了,就成了大患,必须赶紧最重点剿除......“

    这么简单浅显的道理,谁不明白?特么还用你跳出来点明?你当我们象你那么蠢.......

    从父子皇帝到所有朝臣都害怕的是梁山有了大量兵马也成了造反气候,沧赵家族的威望实在是太高了,哪是其他反贼可比,也都急于夺取梁山,可是,他们却没工夫顾得上这个了,因为久久担心的宋辽大战终于暴发了,辽军终于打来了。

    在一个弄不好就是灭国之灾的大战来临时,别说是小小梁山,就是田虎等大贼大威胁,宋王朝也没心思收拾了。

    成竹在胸算计梁山,岂料反被算计,又逼出了一股强悍反贼,加大了内患,在强大外敌入侵之际,这真是雪上加霜。

    朝廷这帮人也不知自己心里应该是啥滋味了......也许有官员后悔这么迫不及待凶残对待和逼反了梁山。

    ......................

    沧北事变的消息,其实在朝廷铁了心一并铲除赵岳的讨伐唐斌时就已经泄露到了辽国,是从河北西路泄露出去的。

    河北东路这边,

    河间府宿太尉的部下官员中也有聪明的早早脚踏两只船暗中私通辽国的。

    只是,知道沧北真相的宿太尉以及监军太监和监军勋贵这种家族和个人生命利益高度和宋政权捆绑在一起的人深知事情的严重性,宋王朝若是完蛋了,他们这样的下场会连蝼蚁卑贱小民都不如,富贵优越全完......生恐消息从自己这泄露,都空前的管住了习惯的私心和大嘴巴,罕见得保密工作做得到位,隐瞒了不少时间,但到底会被其他官员瞧出端倪......可是卖国贼们震惊狂喜下再急于通知辽国,也做不到或不敢做。

    因为他们在河间府,离边关还老远,没那个方便。

    新三边的三位统帅,宗泽、张叔夜、刘韐,那个个老辣得很,迅速把控了军队,把辖区封锁得极严极完善。

    卖国贼们若派人想在这个在野外很容易活活冻死的大冬天向北穿越无人区,避开僧人村屯田军村以及严密的骑兵交叉巡逻,再踏过被严密监控的冰封的白沟河成功到达辽国那边去报信,那太难了,太危险了,去送信的人不冻死在路上也很容易被抓住......这种太容易暴露自己汉奸真面目会要命的凶险事,自私无耻却极度怕死的卖国贼们是决不会干的。

    云中留守耶律余睹从西路的汉奸官得到通知时,他第一反应不是狂喜而是极度震惊和怀疑。

    千百年难得一出的天纵奇才赵廉会被部下反叛害死了?

    赵廉.......就这么死了?

    耶律余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这不会是宋国的圈套吧?正是赵廉以自身设下骗局的大算计?

    沧北军不得宋朝廷待见,处境极其尴尬艰难,日子难过,长远难以保障,却又限于盟约得守信,没有对辽开战抢掠......显示重要性,硬逼宋朝廷不得不老实重视善待沧北军的借口,宋朝廷又总想夺燕云,愿意配合,所以赵廉就.....

    这种可能真不是不可能。

    但,西路和宋朝廷那的汉奸大官都这么说,消息又应该是真的。

    那几个汉奸投靠辽国的心还是很诚的,辽国掌握着把柄,他们不会惷得蒙骗辽国帮宋国和赵廉却害了自己。宋国卖国贼官员是些什么东西,耶律余睹太清楚了。这种人,在任何情况下也决不可能突然伟大起来牺牲自己成全本国本族。

    那么,是不是这几个汉奸也不知真相也被蒙骗了呢?

    这也不是不可能。

    沧北那封锁得极严,以赵廉之能,外人,包括宋朝廷的人根本进不去,汉奸们无法查探真相,听风就可能被骗了。

    耶律余睹,无法判断,也不敢做出判断。

    这事太重大了,直接关系到辽国的兴亡。

    他立即把消息绝密送到燕京,由事实的辽王耶律淳去处置。

    耶律淳得信后和耶律余睹是一样的反应,但立即抓住了机会,一边紧急调兵增援边关一边密令蓟州留守耶律得重派遣精干人手侦察沧北实情。若情况属实,就由耶律得重为元帅,统领重兵立即越过白沟河挥军南侵,趁着河北东路新三边守军是新调的,统帅更是新调的内地懦弱虚荣轻浮士大夫,会守什么边打什么仗啊?边关布防没做好之际,轻松推过去......

    耶律淳直觉消息应该是真的,极度兴奋。

    这真是天助我也。

    看来,我大辽还是得天狼神眷顾的!在这国家种族面临灭绝的最危急之际竟然能有如此的良机。

    若是能吞并宋国力量,又何惧小小女真强横......这天下霸主还得是我大辽的......若是南侵能达成所愿,辽国恢复了实力,并且更强了,完全没有了后顾之忧,这次一定一定不放过女真等一切杂胡野人,全杀个干净,让这些野人族群再也不存在,契丹、大辽永远不再会有女真金国这样的遭遇出现,后世子孙再无此忧虑......

    但在如此亢奋中,耶律淳还是保持了足够的清醒理智,没什么好事还没确定和实现呢就嚷嚷得满辽国都知道了。否则,万一只是空欢喜,那可就是大笑话了,显得他太惷了。最主要是,上次一战,他太了解赵廉的可怕,生怕是场骗局。他可不想辽国这边瞎嚷嚷着对宋要再开战让根本没死的赵廉得了借口再打过来。那万万不是如今的辽国能承受的。

    所以,只辽国那些必须知道的人才得知了消息。

    耶律得重得到密令,眼睛和嘴巴张得老大,然后强压着震惊狂喜等极度复杂的情绪冲动立即做了布置。

    侦察沧北?

    那可太不容易了。赵廉统治下的那就是个铁桶,以往去的斥侯都有去却无回。

    耶律得重在不确定沧北事变到底是真是假的情况下,抱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敢首先以斥侯潜入的正经方式侦察沧北,以免被并没死的赵廉趁机视作开战的挑衅。他做了两手准备。先派了在他王府当护院保镖的江湖人氏去。这种以江湖人护院也是因为赵岳陪哥哥和耶律淳谈判所展露的刺杀威胁,把辽国的要紧高官全吓出了这么个保命保家举措。

    去执行绝密任务的江湖人是五个结义兄弟,本是辽东人,号称辽东五雄鹰,个个擅长轻功,武艺了得,凶残能打又机警狡诈过人,正是干此次侦察活的最佳人选。

    他们是去摸白沟河边的宋军哨卡......


如果您喜欢,请把《攻约梁山》,方便以后阅读攻约梁山441宋辽大战暴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攻约梁山441宋辽大战暴发并对攻约梁山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