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一十九章无君无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之宫 本章:第两千两百一十九章无君无父

    常守朱他们来晚了,东金集团的高层全部死光光,不过有一个信徒却留下来了,这个人是184个孩子的同学,只是因为前一个礼拜转校了,所以才没有在飞机上。他协助鹿矛围桐斗完成了一切,只是为了慰藉184个年幼的在天之灵,但他却不会跟着鹿矛围桐斗走完最后的一程,而是留下来阻挡常守朱。

    他给常守朱一件东西,一只血淋淋的耳朵。

    常守朱现在只有一个奶奶还在世,不过身体不好一直在医院。这个耳朵,耳朵上的耳环,都说明这个耳朵是她奶奶的。

    “你如果继续追逐鹿矛围桐斗,应该知道结果。”这是威胁。

    大家都没想到课长的奶奶竟然被绑架了,这也太过分了,太不讲道义了。

    之前常守朱失去了朋友,完成了第一次蜕变,现在难道又要失去最后一位亲人了么

    “无君无父,唯有如此才能真正刚直不阿。”杜兰知道常守朱不会被击败的,虽然很痛苦,但人民的福祉高于一切“这些坏人为什么不明白,他们的卑鄙只会创造出邪恶的克星。”

    槙岛圣护作为第一个对常守朱感兴趣,并且第一个对常守朱身边人下手的罪犯还是有发言权的“因为我们不相信世界上会有坚守原则的人,这次常守朱也只能放弃了吧。”

    “你们这些人明明是坏人,可为什么总是喜欢用友情和亲情做筹码,这是个什么道理明明你们都不信这些东西。但你们却都很确定好人会被友情和亲情打败,明明知道这些感情真的存在,平时视而不见,等到冒坏水的时候就想要利用,你们这些人啊。”杜兰是真心搞不懂,坏人口口声声说看不起这些脆弱的感情,但利用起来一个比一个积极。

    “你认为常守朱还能挺过来”槙岛圣护也不和杜兰讨论坏人的心理问题,而是直接问他对常守朱的看法。

    “你们正在制造一个真正的千古名臣,一个能够成为历史定锚的人,你们在创造历史。”杜兰知道常守朱会挺过来的。

    不过她奶奶被绑架这件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因为这其实并不是鹿矛围桐斗干的,他们只是受到消息罢了。

    绑架老奶奶的是有史以来犯罪指数最高的人,正是那个被霜月美佳调查的执行者,那个动不动就用支配者扫描常守朱的男人。

    他的犯罪指数高达899,他一直想要让常守朱也变成犯人,所以他绑架了老人家。

    常守朱确实大受打击,但她不会忘记自己的职责。在审问信徒的时候,常守朱在迅速平复,其表现可谓是冷血无情了,放下生死不明的亲人,而是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之中。

    连先知系统都觉得常守朱不正常,觉得她现在太过冷酷,有违伦常。冷酷,但色相一片清澈,她的犯罪指数依旧没有超过五十,甚至比上次失去朋友还要迅速地恢复过来。

    虽然说这样的表现应该是理想市民该有的,但系统也是叶公好龙,看到它所追求的理想市民出现,也会感到害怕。

    这是邪恶对正义不能的害怕,因为这些免罪体质都不过是罪犯罢了,他们的之所以不同是因为对生命没有同理心,这点其实并没有什么厉害的,只不过是先天的缺失。

    但常守朱是个正常人,拥有同理心,却还能如此克制自己的感情,这可不是天生的,而是磨砺出来的,这才是真正的可怕。

    “第二次的蜕化开始了。”

    在经历了打击之后,她反而认清了鹿矛围桐斗的目的。

    此时鹿矛围桐斗控制了一辆地铁以及上面的500个人质,开始大清洗,就是用支配者无差别攻击。

    在重压之下很多乘客的犯罪指数都超过了安全范围,直接被支配者轰杀。

    安全局的人束手无策,只能封闭了地铁,然后想办法抓人。

    所有人都准备摊牌,首先就是东金塑夜,因为他发现只是提供给坏人一只耳朵还不足以动摇常守朱,现在他就要让常守朱彻底失去控制,他要告诉对方是他绑架了老人,甚至已经把她杀了。

    因为东金塑夜从一开始就是为了黑化常守朱,所以根本没有考虑过人质的安全。

    这个东金塑夜和鹿矛围桐斗一样其实也是个被人研究的人,他最开始是东金集团研究出来的唯一一个人造免罪体质,可是因为一次意外他彻底黑化了,犯罪指数居高不下,彻底从免罪体质变成了世界上最高犯罪指数的拥有者。

    人造免罪体质的项目也相当于失败了,因为这是一次性的,一旦黑化就不可挽回。之后东金塑夜就成为了执行者,不过他在过程中经常把同为执行者的同事干掉,因为他很享受这种过程。

    东金塑夜利用常守朱去找鹿矛围桐斗谈判的机会,展示了她奶奶尸体的照片,她早就死了。

    常守朱很愤怒,却并没有用支配者开枪。

    “真是一个钢铁意志的女人。”杜兰赞美到,唯一可惜的就是表达能力差了点,不能将自己的思想表达出来。

    常守朱依旧相信法律高于一切,她是不会因为自己的私情就动用私刑的,哪怕系统允许这么做,但她不会滑向失控,她就是要人为地增加系统的管理成本。

    黑化失败了,常守朱依旧一片清澈,然后她和鹿矛围桐斗谈判,愿意将他带去先知系统所在,达成他的愿望。

    “你所做的一切就是希望系统承认你的存在。”常守朱知道这又是系统的漏洞,而且她也知道系统必须承认,因为系统不承认就不能进化。

    而承认鹿矛围桐斗就要承认集体犯罪,就要承认系统中那些为家族谋利的大脑也在犯罪。

    这是系统必须要克服的悖论,不承认不能进化,承认就必须承认系统本身也有罪。常守朱就是抓住了这点悖论,才带鹿矛围桐斗去见系统的。她承受了一切的苦难,只是为了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好,现在轮到系统做出选择了。

    杜兰说道“你有个了不起的孙女啊。”他救下了要死的老太太,常守朱看到的照片只是假的。

    老太太是惊魂未定,不过她确实为自己孙女骄傲。

    严格利用游戏规则,做到无君无父,心中只有规则,付出一切代价只为了守护法律。杜兰最怕的也是这种人,因为这种人是绝对不会听他忽悠的,杜兰说破嘴皮也没用,最后拿他们也没办法。

    哪怕他们受到时代的限制,有历史的局限性,但这并不是他们自身的问题,而是时代的问题,是时代配不上他们,而不是他们的配不上时代。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方便以后阅读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第两千两百一十九章无君无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第两千两百一十九章无君无父并对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